目前分類:一杯白开水 (6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有那么一个早晨,

由于需要为合同盖印花,我和友人去了一趟内陆税收局。

预料之中,税收局里已经有很多人前来办事。

期间,有位妇人带着小孩来处理文件。

妇人一不留神,小孩倏尔跑到柜台,取了桌上的长尺。他高兴且亢奋地挥动着那把尺。

愈玩愈起劲的他,最后甚至用尺轻轻拍打正在排队的人们。

乍看之下,小孩长得有点特殊--直觉告诉我,他是个唐氏症小孩,亦有点过动儿的倾向。

妇人颇有经验般,冷静温和地告诉小孩:“妈有一个重要的任务需要宝贝帮忙,帮妈好好看管妈妈的身份证,好吗?”

妇人递了证件给小孩,并从小孩手中拿回那把尺,归还给柜台,并带有歉意地向大家点点头。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这次,我又遇着了研究的瓶颈。

种种难题接踵而来,剥蚀着我的锐气。

一直到那天,我想出去透透气。

带着胶片相机,我和乔伊一块到吉隆坡去街拍。

我提议去废弃的富都监狱墙外拍摄。

-----------------------------------------------------------------------------------------------------------------------------------------

说到半山芭富都监狱,它是于1895年英殖民地政府管制期间被建立的。

曾经,邝炎章、曾戴登和林金祥等囚犯用了两千公升的染料,

花上一千小时为监狱墙壁绘画出具有热带特色的壁画,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公公去世那一天,
爸用一整夜来收藏对他的思念。
没人打搅,大家都瑟缩在自己思慕里头。
关了门,房间格外黑暗。
置在墙上最高处的那一扇窗,渗入薄弱的光线。
多少个过去的夜晚,多少个深陷在思绪中的如斯时刻,同样是入神的凝望;唯独凝望的我又老了一些。
我这么想,在时间的涧流中,所有感情都没有永恒。所有的人,或重要或一般的,都会是彼此的过客。
我想着很多人,也让我想起你。
感恩我们没有过任何不美好的回忆,我那么地爱你,但在这条流川中,我们终究告别。
能很爱很爱一个人,是多么美好的际遇。如果大家都是会下站的离人,这一条路,我们要学的,也许不是如何爱一个人,而是如何收拾自己的得失心,然后剩下的,就好好爱,接受所能和所不能。在她下站之前,用心爱着。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那天,

室友们都外出旅行,

仅剩我留在家里做宅男。

埋没在网路游荡之际,

突然听到门外有人摇铁门的声音。

声音越来越大,

让我停下手边的事,

凑近了门,果然听到木门以外那道铁门传来被摇曳而发出的声音。

“谁?” 隔着木门,我向外呛声。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 Aug 20 Fri 2010 23:12

刚刚从外面回家,

脱了鞋子,看着穿了一阵子的crocs,

想到刚买的时候老是紧巴巴地扎脚,时或磨伤趾踵,很不舒服。

渐然,在不知不觉下,这双鞋却已令我穿得那么地称意。

 

大三那年,

生理学教授曾在课堂上说:女人一生在买鞋子所花费的时间,比花时间寻找另外一半来得多。

记得当时的我,深感诧异并想质疑什么,可是看到班上大部分的女同学们皆点头同意,我就把这个诧异吞了下去,默默地想“真的是这样吗?”

后来和不同的女生朋友出街,

鞋店果真是她们爱逛的热门去处。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在想:纵然伤口有点深,但其直径不大,怎么看上去,就像马币两角钱的大小……

 

上周四晚上,

游泳加健身回家后,迫不及待地去洗澡了。

出来时,一不小心滑倒,手肘撞下墙壁,划破了一个伤口。

鲜血直流。室友们纷纷地帮我治血加敷药。

一阵手忙脚乱后,总算为伤口治好血,贴上了扎实的创口贴

 

伤口多大?直径不大,怎么看上去,就像马币两角钱的大小,周围挂着摇摇欲坠的外皮,拨开则隐约看到白色的东西,

但我想:只要用创口贴密封好,应该会很快痊愈,不需要劳烦到去就医吧。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们的那张白纸  

“我们老了”

“我们不再年轻了”

这些都是这年头我常从同僚中听到的对白。

对于这种话题的开头下,马上就把在场的人划分为认老的以及不认老的。

 

我呢?不认老吗?

我知道:二十四,曾经对我是那么遥远的年纪,霎眼将至。

认老吗?

我已经不再常把“老”挂在口中了。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有了tumblr的户口不是最近的事了。

只是最近开始热衷和感兴趣起来。

那算是个微博,

让我发表很多阿里不达的文字,

分享我的摄影作品,

甚至自己欣赏的其他点点。

“你近来好吗?”让我温馨的一句话,

这也是老朋友在msn中常挂在开头的话,

我想说:

“去看我的‘汤不热’(tumblr),好吗?”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身边有没有这样的人,

明明知道伴侣不忠于他,

他却视而不见,委曲地忍辱求全。

你不忍心的给予劝勉警戒,

督促他年华有限,

别在出轨的感情跑道上让岁月渐然凋零。

然而,你耳提面命的忠言,对他而言,如若秋风之过耳,执迷依旧。

我就有这样一个友人,

男友屡次地在感情上劈腿,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这近间,

去了前屋友如倩的婚礼。

也参观她和她老公刚装潢好的新居。

经过设计师操刀后,整间屋子感觉真的让人羡煞不已。

之后,

友人家常话题常会出现:“嫁个有钱人,就少奋斗,少忧心。”

古今依旧,部分人都希望嫁个托付终生的白马王子,

你可以说这是物质主义也好,

其实这种想法倒也是最实际的憧憬。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Dec 05 Sat 2009 22:43
  • 针戳

 

某个早上,下雨天。

窝在床上,不舍得离开,不舍得开始新的一天。

惺忪懒怠之际,床边的手机传来好几则的信息信号,一则接一则。不下四封。

越想越不对劲,抓了手机,整整睡意,定神一看,原来是友人传来的信息。

说是她本来应该搭上飞机到沙拉越公干,

殊不知到了机场却把身份证弄丢了,

飞机上不到,

在燃眉之急,播了好多电话给她同居男友求救,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是否曾经玩过这个小游戏。

某某问你:“请你大声念出‘老鼠、老鼠…’,共二十次。”

“老鼠。老鼠。老鼠。老鼠。老鼠。老鼠…”你也许缓缓地念出,抑亦大声嚷嚷。

当你念完二十次时,对方接着就问:

“猫怕什么?”

“老鼠!”你不经意地脱口而出。

然后,对方会把你的愣愣瞌瞌数落一番。

一般上,猫儿都不会去惧怕老鼠,可因为惯性作用,让你反射地回答“老鼠”。

这是我的小学时期,风靡一时的整人小伎俩。纵然回想起来,你也许会莞尔地笑着当时的天真稚气,但这小把戏足以让当时的小孩们兜着闹,说不定还会为此发了一把脾气。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那天,那片草原,两个小孩逆风站在里头。

小孩甲跟小孩乙说:“走,我们去抓沟渠鱼”

“不要”小孩乙说。

“那躲猫猫”小孩甲亢奋地说。

“幼稚”小孩乙说。然后转身走开了。

“为什么?以前你不是很喜欢的吗?”小孩甲似乎要挽留什么…

小孩乙停下脚步,静谧一阵子,

接着继续迈开步伐走开了,同时淡淡地撂了一句:

“我长大了……”

留下了小孩甲,还有那片童年乐土。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一如既往,在湖畔慢跑。
路经游乐场那里,
看到一个老人家手推着自己数岁大的孙子荡秋千。
“阿公,再推高一点”
老人家伸延浮满青筋的双手,使力地把小孩推出,荡荡悠悠地,很是开心。
“阿公不可以推太高,不然你会摔伤哦。这样可以了”老人家说到。
“阿公,我不管,我要再高一点!”
老人家吃力地推推搡搡,汗流浃背地。
他轻轻地喘着气,仿佛不觉得疲惫。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那么一天,跟口香糖和索索一起去到购物广场午餐。
午餐后,大伙儿一块去洗手间小解。
当我出来时就看到有个陌生人向口香糖搭话。
对方用一口急迫的口吻说着:“你是不是ampang人?”
索索从洗手间走出来,陌生人也用相同的口吻说:
“你们是不是ampang人?”
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就低声问口香糖和索索说:“你们不认识他吗?”
他们迫切地摇头。
我就抛下一句“别理他!”,打算转身即要离开。
殊不知,陌生人急撮地拦着我,秉着笑脸说: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喜欢吃乳酪。
吃披萨的时候喜欢饼皮附乳酪的那种。
吃小叮当钟爱的铜锣烧也喜欢尝试干酪铜锣烧。
买街边马来式汉堡时绝对会特别叮咛得放乳酪。

今天斯喋弗带来了特别大的乳酪蛋糕,
兴致勃勃地切了一大片,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那一天,
吃完午餐,
大伙儿到了口香糖的家去午休。
我只想找个地方小歇,毕竟昨晚熬了一整个清夜不睡。

到了他家后,
大伙儿各自找了最舒适的沙发或角落,
和他妈妈寒暄了几句,便打算休息了。
家中,除了伯母之外,口香糖的婆婆和他小表妹也在。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19 Mon 2009 01:16
  • 鱼述


小时候总会溜出去抓鱼。
居于安危问题,我家太后往往发现后,
都会把我们这些小妖精收拾一顿。
所以沟渠小溪里的鱼秧,
总是我小时候想要拥有的。
一切捕鱼行动就像蠢蠢欲动的地下组织般,
在大人没留心下履行活动。

看到邻居饲养的打斗鱼,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Dec 28 Sun 2008 04:05
  • 吊祭

今年第二次了,身边的亲友传来逝世的消息。
一个是一起搞活动搞熟的贵荣。
一个是我尊重的大舅母。

贵荣的死讯是巧韵托采灵转告我的。
我无法相信。
想到前阵子大伙儿去芙蓉和波德申庆祝我生日的时候,
我和他一块去打包宵夜。
途中,他边驾车边打盹,把我给紧张死了。
我就把收音机的音量调至忽大忽小,让他醒过来,想到当时,就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Nov 28 Fri 2008 20:20
  • 夜缀




   22号的晚上,去了加影新纪元学院搞活动。到了晚上竟然睡不去。在新院宿舍高楼阳台上,拖了张椅子就独自儿坐下,吹着夜风,看着夜景。
   记得小时候总喜欢看星空。甚至有时会和荣顺干炮说那是什么什么北斗七星啦…什么什么猎户座啦…我想有好久没有那么坦然自若地仰卧在地上瞭望浩瀚星海…
   距离了一些时间,来到了这座城市,光线污染已经让我无法了然星辰。好在还能看到万家灯火。要不,夜幕暝色又有何期待的。
   晚风徐徐,冷却了脚板,突然那么惬意于这一段冷清静谧。也许有思绪,或随口搭起调子低声咏唱,或没有具体想法地放空。这算是心灵情绪的缓冲吧。
   眼神落在街灯上。橘黄沉沉的。想到多年前,我总喜欢看着被街灯染上得闪烁的叶子挂在行道树上。有人对我说:如果没有街灯,你就不会喜欢夜里摇曳的叶子,黑压压地你连留意都不会。我想了很久。笑了。没有街灯,没有霓虹,那应该会是璀璨星夜吧!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