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一掀镜袱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这是一场梦,是啊,仅只是一场梦罢了...

undefined 

梦里,我来到了两年前我表弟的婚礼。

我被告知只要能让我父亲延迟出席这场婚礼,两年后的八月他就不会逝世。

这个梦的设定很奇怪吧?但梦中的我倒是拼了命,到处去找寻我父亲,想告诉他不要那么早出席。

可是梦的下一瞬霎,我就看到父亲准时坐在席位上。我完全愣住了!

来不及了!那是注定了!身旁的人如斯告诉我。

是这样吗?在我眼前的他两年后依然会离世吗...就连在梦中的我什么也做不到吗...

那时的我只想往前拥抱我爸。然而不管我怎么跑,怎么往前,他仿佛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然后消失了...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午休时候,

到了一家经济饭店去用膳。

在我选择馔脯菜肴之际,来了一位身穿俨束西装的中年男子,带着一个更长辈的老人,一同挑选杂菜。

中年男子这一手拿着手机谈着电话,很忙似的,另一手在挑取食菜往盘里撂。

身旁的老人家看不下去,严厉的肃戒着“用滗勿捞”,一再地重复这四个字。

“用滗勿捞”,简洁的饬责--告诫着中年人取菜时,务必只取所需的分量,不应该在就餐取样时挑挑拣拣,坏了菜色,即是失礼之举。

更让我惊讶的是,中年人马上挂了电话,然后郑重地向经济饭摊贩道歉。

看了眼前的事,用餐的我,陷入了种种的思绪。

长越大,越难训话,这是我妈告诉我的。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想你了。

在你告诉妈:你想念我,持续三个星期后,你离开了。

自小,你看着我长大,我那么顺口地叫你阿公,纵然其实你是我的外公。

我是多么的畏惧以前的你,尤其你那传统的观念,

你觉得妈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结婚后还住在外家,颇没出息。

而每一次,若和表弟取闹时,你都会不顾对错地责罚我。

我开始怀疑,你有曾当我是你的亲人?

 

还记得那年,

我患上盲肠炎却被误诊为发烧,折腾几日后入院,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May 28 Fri 2010 23:21
  • 话题

我知道,你常找话题和我说话。我何尝不是。

**********************************************

今天你难得回家,我想把这天的时间好好陪你。

问你要到麻坡走走吗,和我、妈一起。

你每天都需要驾驶巴士以及罗里,

今天大家的出游,

我想让你好好休息。

“这次换我驾吧。”对着舅舅给我们的车,我坚劲地对你说着。

坚劲,为何说坚劲?因为自考车以来,我近乎没触碰过汽车驾驶盘。这个决定,无论怎么看来,都艰巨险厄。

幸好,一路平安,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 Mar 22 Mon 2010 22:26
  • 锚键

 

 

IMG_3398[1].JPG

 

当很多问题接踵而来的时候,

连喘口气的时间或也成了奢侈。

种种的压迫让你快招架不住时,

仿佛只要在原有的负累中多添个芝麻绿豆的琐碎之事,

就像叠积木般,

多了一个积木叠入最高处,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30 Sat 2009 22:27
  • 停电

今天停了数小时的电。
跑步回来后,发现室友们外出还没回来。
没电后,整栋大楼顿时静谧了许多。
点了根蜡烛,我望着烛光发呆…
看到烛火摇摇晃晃地,
原来是徐徐和风,
突然觉得这个薄暮多了份凉意,
昨天这个时分大家还在埋怨天气的炎热,
哈哈哈。
厅里的挂钟滴滴答答作响,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是一个凉爽的晨曦,
长雾匝天灰茫茫的。
骑着机车在高速公路付费站出口接了爸后,
在返家的路途中爆胎了。
爸有些不快,在前头推着机车。
我在后头默不吭声,没有什么情绪。
“下次出门前记得检查轮胎!!!”爸 愠然嚷嚷。
“我知道了。”我依旧没什么情绪的。
粗枝大叶,其实是我一直都秉持着的瑕玷,而这也是我爸常犯的毛病。
他时常丢三落四,弄丢这、遗失那。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Oct 25 Sat 2008 07:07
  • 赢家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刚开始来到大学,
你告诉自己得抱着平常心去体会。
一路走着,原来你的平常心跟丢了。
你忘了当初承诺自己的踏实。


参加形形色色的活动,
纵然抱着学习的心情,对啦,真的有抱着学习的心情,
可是却实实在在地俨存着亟欲表现的心态。
表现、出位、噱头,
那是为什么?说穿了,是为了镁光灯下的焦点,名利!
极力表现着,
力求擢登着,
废寝忘食地,
那是为了什么?


你固然有一定的实力,
但往往有进奉贡献了什么的,
你都会歇斯底里地渴望众人的知晓,接而鉴赏。
绝对不会隐姓埋名地不求功勋;
像极了一只下了蛋的母鸡,嚷嚷啼叫着让全村知道。
你的谦虚频密出现于客套官腔中,却在举措中瞬息即逝。

一直到上了高层,
高处不胜寒,
赤裸裸地体认着勾心斗角,
和不同理念的同僚相斗为持。
你不苟同部分同僚拥有的“大学生应该仿效社会现实”的理念
你觉得他们把学生活动搞得错综现实。
而你"草根为主"单纯尽兴的理念,
在他们眼里全是无稽之谈!
所以双方都在拉拢势力,相互抨击!
那是为了什么啊?
昔日在中学时同心搞活动的快感没了。
那是你要的吗?


所以你决定离开,
不想被这名利的副作用上枷,
不想陷于恶性循环中而窒息,
在镁光灯下成了无法自控的傀儡,名缰利锁。
坚持离开自己花上不少时间、那么娴熟的领域。
挽留你的人其实不多,
然后你实实在在地领悟你的自命不凡是多么的自以为是。
曾经在最高处无人不晓,
转眼即逝,你只是普通的路人甲乙。
你实在的体会什么叫“朝夷暮跖”!


抹不开,
你完完全全抹不开。


接着你遇到那些曾经相互护持的战友,
看到他们尚留在领域奋战适应,
你其实想给予鼓励打气,
但你脱口而出的却是俨尔训诫。
你怎么了?


来,沉淀吧,
静静的沉淀吧!
你记得吗,妈说:把污浊的水装进瓦缸内,
淤泥沉积后,水就澈漠如昔。

人其实也是那样啊!
澄心整饬吧。
放心,有我陪你!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15 Wed 2008 17:03
  • 入宅

那是一个晚上,
房间变成黯然萧索的黑塔窟。

我瑟缩在床的那一角,
静静地想着,琢磨着。
很多不好的画面一一涌现。

人,
总会有一些不堪回首的过去。
而这些过去,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几许瞬间,久违的一种感觉涌现了,那是一种思念,思念着过去昔时,思念着一些人,一些事…
在内心某个角落,有着淡淡的悲伤,冉冉地蔓延,清清地化开来…

缅怀往昔,为什么会不自觉地黯然呢?那些回忆不是很快乐的吗?我想这是因为再怎么回想,过去终究回不去了。

纵然现在生活着的再怎么快乐,回想往事时,却禁不住悲恸。

然而,不知不觉地,现在的生活也不断酝酿着回忆。等到哪天,今天也已过逝,在一个偶然的宁谧,翻箱倒柜地想起,又一阵恸怀。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多久没好好用心听完一整张专辑的歌呢?
回想用心听的某某专辑…
上一次…是几时呢?

是钟情的歌手刚发的新专辑?
是一上车就不停播放的心头好?
是撂在千千静听歌单内懒得更换的曲目?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成功举办了sunny采访营,这年的工委们少了人事纠纷,多了融洽感。整体而言,就像凯芬和佩娟说的,是个尽兴又轻松的生活营。回到upm,补充了睡眠,殊不知,睡醒后又吐又晕,想必是身体失调了。
早上,没办法出席原先答应的外务营,收到了朋友的msg,说没想到我临时放鸽子,真是个没责任感的人。我在病床的我,说不出的委屈...
我开始陷入思绪中,在这博大新春里,我尽责了吗?在这垂帘听政的朝廷里,我安份了吗?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在这个放逐的季节,我叫a朝,朝思暮想的朝。
总会有人问我:为何会是第六号巴士?
答案简易,因为我是六月六来到这尘世。钟爱六。
有空留言,没空阅读亦然。
感恩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