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我的生物日记 (2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到吉打州为研究取样数天后,载着我的样本回沙登去。

高速公路中,车子引擎因为缺水而升温。到最后系院专属司机只好把货车停一旁。

打开引擎盖后,看到袅袅升烟从引擎内冒出。

司机本想为车子加水之际,路旁倏地停了一辆车。下来了两位印裔同胞,热情地问我们需要什么协助。

我们告诉他们没大碍,只是添了水应该就没问题。

他们接着问我们车上有备水吗,要不他们车上也有。

司机告诉他我们两人买的矿泉水共有两瓶,不成问题。

他交了名片给我们,说他们是高速公路业余修车的。我们笑着接收了。

其中一个甚至过分热情,说要帮我们添水。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还记得《大富翁》这游戏吗?
那个买地皮建家筑酒店的游戏,
谁不小心踩到别人的家,就得依据地价还钱。
这几天突然想到这游戏。

**********************************************************************
我和慧欣一样,
成绩让我们从学士直接晋升博士。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生态学的试验需要我们种植和照顾豆苗。
所谓的照顾,也只是简单地定时浇水灌溉。
我和其他组员分配好谁负责浇灌哪些系列的豆苗。
室外的豆苗,第一周由艾尼和阿非负责浇灌。第二周则是交由我和克里斯负责。

浇水吗,这是简单的工作。
然而,往往所谓的简单工作,我们都会忽略。

第二周时,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的测验,竟然出现了好多个是非题。
久违的是非题啊。
好像小学考试般,在每个陈述中分析对错。
那这张考试应该轻松简易吧?这是我打开测验的第一个念头。
很不巧,一点都不容易。
有别于小学考试,没有直截了当的陈述。
模棱两可的灰色地带,让人都不置可否地伤脑筋。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ERROR 404

走出了电脑室,我骑上了摩多车。
有下雨,但影响不大。
回到家,
我啼笑皆非。就像今早的考试一样。
第一次,
第一次在考堂上放空。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阵子,埋首于研究中。
充斥太多未知和挫败,
日复日地在实验室。
我没了锐气。
我没了盘算。
重复着失败和重来。
我好惧怕。
我止步了,在这个未知的点上。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Oct 08 Wed 2008 03:10
  • 佚志

回来了,从一周的假期,从一周的闲情逸致。
好像过得很快,但自己的确在那期间做了不少事。

我想想…

假期间,回到家乡。

和老朋友聚会。

游车河。(在车上唱不完的口水歌)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Sep 14 Sun 2008 02:48
  • 心迹

嘟噜…嘟噜…

在生理学实验室的我挂上了听诊器。
在朋友的前膊间放下听诊膜片。
心跳淡然规律。 那是生命的交响曲。
嘟噜…嘟噜…
泰然地动听。

我们一直都很粗心,一直都很楞然疏懈。
总是不会去注意,忠诚陪伴我们的心跳。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去了登山
三十多个人的登山行
间或,
听到女生们说着疲惫的双脚仿佛已经不属于她们的了。
这是个有趣的说法。
但,
双脚毕竟还是属于自己的,
控制自如。

在这次登山,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哈哈哈
头条新闻
开学不久,
三年生的我们开始也为自己的研究奔波。
而很多教授都会要求我们递交研究计划案。

有那么一天,
和哥儿们在一间没人的教室打发时间。
突然间袋鼠向ss说:
“你知道你把研究计划案存在优盘里,托我转交给教授的助理时,当我们打开你的优盘,其实发现里头有A片。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忘了清除?”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嗯~我绝对不是和大伙儿分享卡莱尔的伟大文学巨作。
亦不是叙述法国的革命历史。
都不是。
只是,我想侃直我的归零…
 
忙了差不多几十来天的实验,
一直以来就是用着试验室仅剩下五公斤装的淀粉来制造淀粉凝胶,以日后做电泳分析。
几乎每天反反复复地煮着淀粉来做凝胶,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今天,在实验室,Ngo姐给我看她录的类寄虫从寄主身上孵化而出的录影。这是她为final year project 拍的,也是这近间她所研究的成果。
类寄生,也叫作是拟寄生物,是一种昆虫(姬蜂等几种昆虫中的任意一种)在寄主身上产下的卵孵化而成的幼虫,而这些卵就是靠着寄主身上的养分来成形孵化,而幼虫成形时,在脱壳而出之前,幼虫会侵蚀寄主的内部器官,最终导致寄主死亡。
录影中隐隐约约看到幼虫在寄主体内肆无忌惮地啮食,心里觉得不由自主地冷嗦嗦。
Chiew Yee告诉我这很恐怖,我没说什么。
看着寄主奄奄一息地无奈着体内的蛀蚀,也无奈着自己一步一步趋近覆亡。
我想到了什么…

你受过伤吗?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要做就做最好的?
要爱就爱最好的?
不是不要,因为欲动身之际即得豁出去?

你真的那么认为么?
我不以为然。

以前,
总有那种想法,
想写什么…一定要是很撼动人心的,所以一直酝酿着。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今天,dr omar 在大学农学系备用的稻田设定昆虫陷阱,我有过去看看。
草丛是漫无边际的漆黑,
有虫鸣,
有晚风。
教授叫我七月去他的家一趟,我问何因,他说他要结婚。我傻眼。
过后chiewyee才告诉我是他女儿的婚宴。
看到他们一伙人在为他们的project烦扰,我何曾不是。
听到佩芝转告我们那些学长找到什么工,听着听着,都和生物学触不着边,佩芝莞尔:都没有一个学长找到生物学的工。
我笑笑。
Dr Omar继续慰问着我现在project的种种。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 May 19 Mon 2008 18:19
  • 鲎帆

一片征帆没云端   



开始了大三的研究
到柔佛海滨取样数天
前后困难重重
一波接一波
一开始为了寻找干冰而奔波
教授在四月三十日中午方才告诉我得在取样前买干冰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刚拿到了大三研究的题目,是“鲎(horseshoe crab)”。
帅呆了!
是监督教授给我的题目,原因是我的成绩微聚分最高。
发现大马研究鲎的人真少。
不过我会努力的!
不会让教授失望!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Apr 04 Fri 2008 22:55
  • 蹅雨

清明时节,雨季也来了。
好几天都断断续续地下着雨。
时而雨烟,时而雨脚。
在这样的日子,步履往往比骑机车实在。
撑着伞,静静地行路雨中。
看那赶路的人行步匆匆。
听那敲打在伞面的雨滴,风雨飒飒,清澈干脆。
所以我步态蹒跚,静静地享受这个交响演奏。
看到地上匝地聚水,不禁用力踩踏,湿了裤脚,溅了水花,满心愉悦,好在没把旁人吓着。
想到小时候最爱在雨天骑着脚踏车,行经聚水处时不忘伸出双脚,感受着水流湍急,穿流双足的欣快。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 Mar 11 Tue 2008 02:31
在植物组织学的时候,深入学习植物的形态。
知道了九重葛鲜艳颜色的三片花瓣原来不是属于花。
整棵植物最强眼的部分是保护花朵的苞片,颜色鲜艳。真正的花藏在苞片里,是淡黄色的。
苞片,是叶片的变形体,紧接发育在花梗或花序轴的特化叶片。
苞片,不能贯彻真花的功能,但却喧宾夺主地鲜艳。
现实生活中,不也是那么样。
在搞活动时,看到了。
有的人就是煊赫嚷嚷,却不做要事。
有的实干尽忠,却不会发言。
但,搭配啊!苞片需要真花,花需要艳丽的苞片。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期二,寄生物学的实验。
这一次的实验是要在老鼠拉的粪便中寻找寄生物的痕迹。
身边的朋友都觉得溷秽,频频说恶心拒斥。
至于我,对于老鼠粪,我可说是“驾轻就熟”。毕竟在中六那年养不少的白老鼠。清理那些小小粒黑不溜秋的粪便,我已经不觉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了,哈。
看着显微镜里粪便的当儿,陷入思绪了。
妈说过,小时候的我很傻不愣登。有一次,在外婆家 庭院拉了陀屎,傻敦敦地拿了汤匙,就玩起大便,不亦乐乎。结果当然是被妈狠狠地毒打一顿,哈哈。
那是连记忆都未存档的小年纪,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再追溯,思绪来到穿蓝色短裤的小学,有位同学拉了屎在裤子里,因为他家靠近学校,老师吩咐我陪他回家清洗和换裤子。结果,那位同学有好一阵子成了班上的笑柄。长大后的他也忘了是我陪他走回家。但我还记得,那时候的我像个老大人地问他会不会被他妈妈骂。想着、想着,不觉莞尔。
追慕的思路来到去年的时候,外公中风入了院。放假的我,呆在医院照顾他。突然有一天,他说他拉了屎在裤子。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形,帮他清理善后,我真的不知所措,但心里是暖暖的感动,因为医生说外公再不排便,情况会变成不乐观。“阿公,谢谢你拍了便”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前阵子,寄生虫与昆虫学的实验中,大伙儿做了血球容积计。
血球容积计,离心沉淀之后所给样血单位容量中红血细胞的百分比。
教授要求每个人都得测试自己的血球容量比分,所以每个人都得抽出自己的血样本。
然而,有谁会胆敢拿着尖具往自己手指头扎了一针,刺出血来呢?于是,教授要求每个人帮朋友针刺,抽出样本,要不然自己没办法对自己着手,拖拖拉拉,岂能了事!
教授为了做示范,所以我毛遂自荐地成了实验白老鼠。教授按着我的手指头,伶俐地狠狠刺了一针,干脆地,疼痛来得快,很快就不觉得什么了。血样本抽出,然后放在离心机中进行沉淀。
接着,我也帮朋友扎针以抽出血样本。
看到一些系友,为了怕朋友疼痛,轻轻地把尖具放在朋友指尖,然后冉冉施加力度,可是这样更为不堪!不仅没帮朋友减轻痛楚,反而增加过程的恐惧。最后拉拉扯扯,不得以完事!
朋友的,这阵子看了很多东西,深深体会到自己的不完美,但眼睛是看不到近挂在眼帘边的睫毛。我所看到的自己,不是全然的。如果有些事,你真的看不顺眼,那就坦荡荡地说出来,不要时不时放些话,吐些糟,这样毫不干脆,反而增加赘疣的猜测和不安!官腔不会在我对朋友的诠释中出现。
往往,狠狠地一针,见血,很快就不会有痛楚,抽出样本,放在琢磨中的离心机,沉淀,然,却让我实在地明白,血液中的分析!我深深感谢那一针见血的直接。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