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总会溜出去抓鱼。
居于安危问题,我家太后往往发现后,
都会把我们这些小妖精收拾一顿。
所以沟渠小溪里的鱼秧,
总是我小时候想要拥有的。
一切捕鱼行动就像蠢蠢欲动的地下组织般,
在大人没留心下履行活动。

看到邻居饲养的打斗鱼,
放在去了标签的玻璃瓶内。
陈列在木柜子上,
绚丽的鱼儿像披坚执锐的武旦将军,
凛凛敛敛、高傲华丽。
所以玻璃罐里的打斗鱼,成了当时候我想要得到的。

纵然太后不允许家里养鱼,
但后来还是悄悄到了朋友家营业的水族馆,
买了一些绚丽多彩的鱼儿回家。
那时候当然不知道给鱼儿装上氧气机什么的,
放在混来的玻璃罐,
赏心悦目地看着,
心里说不出的欣喜。
那个中午,
怀着满心愉悦像心称意地睡着了。
一觉醒来后,
犹之梦一场,
所有买回来的鱼缺了氧翻了肚,死去了。
那个下午,我心里好像有些什么也一同消失了。

后来,
爸爸突然想养些鱼,
妈也允许养鱼了。
爸买了琳琅满目的鱼虾,
装了过滤器,
设个氧气机,
齐全周到。
我静静地看着。


只是,
没有参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arefooted 的頭像
barefooted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