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无奈,自惭形秽。
明明有时间的…却没有好好把握时间,第一次没有准备七八的进考场。
朋友给我偷看,但我的视力无法让我如愿。
出了考场,朋友轻轻拍了我的肩,他的安慰,我明白。
很想呐喊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