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有什么预兆?
是心跳加速的一际怦然心动。
是废寝忘食的思恋。
是一季盛夏。 燃烧。 芬芳。 疯狂的。
抑或,
没有澎湃的心迹,只有清清的惬意。
没有甜滋滋的花语,只有彼此呼吸的静谧。
那是一季春分。似若清凉,似若暖。煞是迷糊。
似许如斯,那么我恋爱了。
快乐的。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小话题,
有一晚,一个人到外用餐。
偶然遇到另外一个独自用餐的S.
碰面三分缘矣,
和他一块吃着饭聊着天。
聊着没什么着边的话匣子,
毕竟不算熟。
付账时,
摸了裤兜,愕然发现自己没带钱包。
急着向S先借钱代还。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会讨厌一个人,
是因为自己的修养不够。

很不喜欢某个人。
已经到了看到他就心升愠念的田地。
原来,
我的修养就是不到家。
之前压抑着,
觉得自己总该气量大一点。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前阵子,寄生虫与昆虫学的实验中,大伙儿做了血球容积计。
血球容积计,离心沉淀之后所给样血单位容量中红血细胞的百分比。
教授要求每个人都得测试自己的血球容量比分,所以每个人都得抽出自己的血样本。
然而,有谁会胆敢拿着尖具往自己手指头扎了一针,刺出血来呢?于是,教授要求每个人帮朋友针刺,抽出样本,要不然自己没办法对自己着手,拖拖拉拉,岂能了事!
教授为了做示范,所以我毛遂自荐地成了实验白老鼠。教授按着我的手指头,伶俐地狠狠刺了一针,干脆地,疼痛来得快,很快就不觉得什么了。血样本抽出,然后放在离心机中进行沉淀。
接着,我也帮朋友扎针以抽出血样本。
看到一些系友,为了怕朋友疼痛,轻轻地把尖具放在朋友指尖,然后冉冉施加力度,可是这样更为不堪!不仅没帮朋友减轻痛楚,反而增加过程的恐惧。最后拉拉扯扯,不得以完事!
朋友的,这阵子看了很多东西,深深体会到自己的不完美,但眼睛是看不到近挂在眼帘边的睫毛。我所看到的自己,不是全然的。如果有些事,你真的看不顺眼,那就坦荡荡地说出来,不要时不时放些话,吐些糟,这样毫不干脆,反而增加赘疣的猜测和不安!官腔不会在我对朋友的诠释中出现。
往往,狠狠地一针,见血,很快就不会有痛楚,抽出样本,放在琢磨中的离心机,沉淀,然,却让我实在地明白,血液中的分析!我深深感谢那一针见血的直接。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经过我的手提电脑毁容事件后,
加上最近的耗费,
朋友的,
我正式进入了红色警号,
在这节骨眼,
come on,
有任何需要花费的节目,
除非是你要请客,
要不然恕不奉陪。
真的不要邀请我,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08年1月11号11时许,
在校舍犀鸟堂前面的休闲厅,
打开了电脑,
愣住了。

电脑荧幕呈现爆裂的迹象。
别怀疑,
荧幕裂了。
只剩下仅仅左上角能正常功能着,
可惜只是占十二分之一的空间。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这学期,修的学分很关系到植物。
roomate告诉我:生物学里头他不是很喜欢植物。
其实,除了他以外,我听到很多这样的看法。
对于我而言,其实不然。

植物是美的,
无论里外,
静静的,却那么重要。
对于习于煊赫的我,
总会在凝望显微镜下的载波片中,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妻子是个小尾巴,我走到哪里她都要问到哪里。我
厌烦,她却乐此不疲。可是,这个小尾巴却在那个
下着大雨的深夜永远消失了……
我的心情非常难过,内心充满了内疚和痛楚,我无
法原谅自己的过错。

结婚那天,老婆用买戒指的钱给我买了一款手机。
那天夜里,我们两人在被窝里一遍遍地调试着手机
的响铃。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今天,天阴暗。如常提早到课堂,那是一堂植物细胞组织与功能学的课。
在等待教授的到来,我和哥儿们在课堂外哈拉。
瘦瘦突然告诉我:你一定要进去男厕,而且一定要选第一间。
心想:靠,该不会又是哪个大专生上大号忘了冲水,那有什么好看的!
瘦瘦说:不是,总之你一定要看的。
进了厕所,选了第一间间隔,望了望马桶…咦?怎没什么啊,都看不到任何地雷的痕迹。
如厕后,本想拉水,抬头一看:天啊!谁的内裤啊?放在盛水皿上面。
从厕所出来后,就忍不住和哥儿们抱头大笑。
接着瘦瘦拿了手机到了厕所对这那个被遗弃的东西来拍个大特写。
微凉的下午,大家却无聊地针对这蒜皮事高谈阔论,好不热闹。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在等待试验的空挡,
系友们为了个话题侃侃而谈了。
谈得挺起劲的。
哈,是我打开话匣子的细目。
“你和男(女)友的第一垒是怎样催生的?”
哎呀,干吗文绉绉。
简言化之“你怎么首次牵他(她)的手?”

是尝试在走着一起时,有意地加大手的摇晃度,
轻轻地,暗示性地碰到她的手。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