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个早上,下雨天。

窝在床上,不舍得离开,不舍得开始新的一天。

惺忪懒怠之际,床边的手机传来好几则的信息信号,一则接一则。不下四封。

越想越不对劲,抓了手机,整整睡意,定神一看,原来是友人传来的信息。

说是她本来应该搭上飞机到沙拉越公干,

殊不知到了机场却把身份证弄丢了,

飞机上不到,

在燃眉之急,播了好多电话给她同居男友求救,

结果任她摇多少次电话,对方都没接。

在千钧一发的情况下,她崩溃了,在机场。哭泣了。

她觉得自己好累,很想不干了,就这样引咎辞职。

她哭着打电话告诉她姐姐,结果被狗血淋头大骂一顿。

好累、好累,她最后就把所有经过,接由信息,一封一封地传递给我。

我记得我回了这么一封信息给她:

“你知道吗…人们面对打针,基本或有两种反应:一,望着打针处,沉稳镇静地接受那一戳针扎;抑或,望向他处,分心于其他,阿Q地承受了那么一扎。”

问题就像一戳针扎,有人能处之泰然,戳得住,坦荡自在。有的人或没那么稳厚,选择阿Q的混着过。不管是哪种面对方式,问题都会过去。其实看似胆小逃避,其实你实实在在地面对着,也许阿Q些。

未必要泰然自若,只要面对了,就会过去,就会学习。

你可以坦荡荡地去和公司交待,面对处分。你可以引咎辞职。没说哪个较好,只有哪个是你自己的反应而已。

无论哪个行动、哪个反应,就像扎针一样,其实总归你自己身受体会。

你要怎样,你自己决定。但要有交待。

********************************************************************

当天晚上,

她告诉我,她赶回家寻找自己是否遗漏身份证,再自费地搭上另一班机赶着完成公干。

她说往往一步接一步体会,就会发觉事情能得心应手了。

是啊,我们都一样,

面对了,反过头回眸,方才发现,针芥小事,不是吗?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