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那片草原,两个小孩逆风站在里头。

小孩甲跟小孩乙说:“走,我们去抓沟渠鱼”

“不要”小孩乙说。

“那躲猫猫”小孩甲亢奋地说。

“幼稚”小孩乙说。然后转身走开了。

“为什么?以前你不是很喜欢的吗?”小孩甲似乎要挽留什么…

小孩乙停下脚步,静谧一阵子,

接着继续迈开步伐走开了,同时淡淡地撂了一句:

“我长大了……”

留下了小孩甲,还有那片童年乐土。

转变,

是突如其来的顿悟?

抑或日就月将的堆叠?

小小孩啊小小孩;别哭,也不要喊别走。

大小孩啊大小孩;别不要走,但请不要遗忘。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