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阵子,埋首于研究中。
充斥太多未知和挫败,
日复日地在实验室。
我没了锐气。
我没了盘算。
重复着失败和重来。
我好惧怕。
我止步了,在这个未知的点上。
疲惫了。

在很累很累的一个晚上,
我很快就睡着了。
在天亮以前做了一个梦。
梦见我在荒野中骑着机车。
突然看见一个女人也骑着机车。
原来她是在落跑。
有一群贼寇追拿着她。
我看到她的无助。
就像成龙电影般,我前去助她逃亡。
我领她到一个丰茂的森林。
路上坎坷难行。
她有些小抱怨。
我坚然的说:“不管是不是在森林抑或在行道,路都会有难走的时候”

贼寇们穷追不舍地尾随而来。
为了让歹徒跟丢,我关掉了车灯,还叫她也关掉。
她说她怕。
我就说:
“黑,不是结束。张开眼睛面对它,就会看到出路”

接着,我醒来了。
那天,我特别早去实验室。

不管是不是在漆黑森林抑或在康庄行道,路都会有难走的时候。
黑,不是结束。张开眼睛面对它,就会看到出路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arynn Josue
  • Thanks, I got it now. I can get through all the difficulties I am facing right now. <br />
    C'est la v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