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探访了孤儿院,
和那边的小孩闹着玩
在小孩的笑声中
我好像找到了什么

在小孩里头,有一个比较不合群的小孩,在大伙儿在折纸时,他却不理不睬的。
其中几位义工见状,都过去找他说话。
“你叫什么名?”
“无名氏。”
十问九不应。
后来,大家均已放弃。

我看到叛逆的他,我走了过去,想陪他一阵子,
反正我不是第一次把热颜容贴冷尻子。
他的冷漠依然。
我就是索性抱着他,
瘙起他的痒,并说着:
“那些酷酷的小孩,我最喜欢。我喜欢的小孩,我就会和他亲亲。”
他被我瘙痒得顶不顺。他求饶着。接着,他就不再对我冷漠。
开始参与我的折纸和画画。
也替我取了个“变态哥哥”的绰号。
更逊的是,他比我还会折纸,结果最后变成我请教他。

另外,还有一个眼睛特别大的小男孩,特别爱笑。
他也很粘我。给他折了个“东南西北”。
里头他写了一些小惩罚。
发觉里头的陷阱很简单,打个例:
“你爱偷小便” “你吃大便”
虽然简单,但他们却能玩得很尽兴。
我带着他,和那个写着很多“大便小便”的[东南西北],到处整那些义工大姐姐。
趁他喝茶点的时候,
我问他“你住这里多久了”
笑容从他脸上收敛
他望着门外,便说“我不知道”
我顿然有些感触。
这些兜着闹、闹着玩的小孩
他们都有强忍着的伤疤。

听说这里有的小孩是被父母抛弃的,
我在想:那个叛逆的小孩,被他亲人抛弃了吗?
不想这么多,
我就和小孩们玩得颠一点。

本来闹着玩的那位叛逆小孩,
知道我们这些大哥哥、大姐姐要走了,
他回复了原先的冷漠,
临走之前,
我要他向我说再见
他扭过头,说着:“我不要说再见”
我轻轻排着他的肩膀
然后就和大队离开了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inozilla
  • 好多父母<br />
    不负责任的留下了孩子<br />
    就这样任他们自生自灭<br />
    所以说<br />
    不想照顾,就不要生<br />
    怕生,就不要搞关系,或做足安全措施<br />
    害了孩子,自己良心也不会过意得去,除非没良心
  • 木叶
  • A lot of times, i was wondering when do we <br />
    learn to feel or think we are not capable of <br />
    something. Disempowerment. <br />
    You see, as a baby, they never seem to think <br />
    they are capable of something. They keep <br />
    trying and trying to reach for a goals <br />
    without fails never seem to think they <br />
    aren't capable. Fall down, and up again. <br />
    Never get tried of it!<br />
    If they has the thought of giving up, they <br />
    will never even think of walking in two <br />
    legs. Giving up just like that!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