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朋友针对打工而侃侃而谈,突然聊起在中药店工作的一个际遇…一个小孩来到店里,到处走动,不安分地、亢奋地走马看花。我心想:这小孩会否来这兜着玩。我就前去问小孩需要什么帮助?要找些什么?问及数次,小孩却不理睬我。突然一位成年人随后走来,大声地说“你说什么也没用,他是聋子,听不到你说什么?!”我被吓着了,看来这成年人应该是孩子的父亲。他说的那句话带着很大的愠愤,但我无不感受到做父亲的心酸。我错愕了好一回,愣愣地望着小孩,小孩却回给我天真的微笑,我鼻子一酸,心想:小孩,你看懂什么了呢?

中六的时候,好朋友筱缳筱佩两姐妹给我看一部取自网络的短篇漫画,纵然故事的结尾那一个部分,她们弄不见了,无法知道故事完整的结尾,但,我已经能感受到漫画里头的感动了。多年后的今天,突发奇想地,上网找起这部漫画,重温感动。幸运地,我找到了,完完整整地看了这部漫画,原来这漫画秉着一个荡气回肠的题目《很爱很爱你》。讲述着一个爱热闹,成天搞怪叫嚷的男生和文静女生的故事。他们却多么的有默契。女生被爸妈安排出了国念书,但她始终坚信,她和男生之间的缘分深根固柢,诚挚并坚定,难以迁移,等她回国了,他们还是会在一起。故事的转折,一场意外,女生聋了,黯然离开男生的世界…

打从很小的时候,明白了聋哑的意思后,就会深怕自己会有那么一天聋或哑了,这种勿以笔墨的痛苦,让我深深觉得聋哑人士是多么地了不起。如果我把问题抛给身边的友人“如果有那么一天,我变成聋或哑了,你们觉得会是怎样的?”,想必大半的人反应是认为:对于爱说话的我来说,聋或哑了是多么地痛不欲生。嗯,我是喜欢说话,我是喜欢音乐,聋哑了,少了音乐,少了直率地表达,世界静得可怕,天啊,我无法理喻…

为某活动的主题曲编制手语,我游览了很多手语的网站,也借此观看了一些手语表演。现实生活中,看到人们实在地打手语时,压根儿应该只有那么的两次。一次,在休息站咖啡店做侍者时,一个哑巴的顾客向我点饮料,在我手心上写上了“咖啡乌”。第二次,在kfc快餐店,对座有位小姐和一位小妹妹,安静地在用手语交谈,她们扬着嘴角,世界仿佛静止了,在静谧的空间,她们聆听了彼此…

渐渐地,我对这个假设性问题,我有了不同的答案。要是有那么一天,我聋哑了,我的生活少了是非,少了流言蜚语,少了言过其是,少了祸从口出,少了片面献辞,少了很多很多,是痛不欲生?还是悠悠自得呢?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