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阵子,寄生虫与昆虫学的实验中,大伙儿做了血球容积计。
血球容积计,离心沉淀之后所给样血单位容量中红血细胞的百分比。
教授要求每个人都得测试自己的血球容量比分,所以每个人都得抽出自己的血样本。
然而,有谁会胆敢拿着尖具往自己手指头扎了一针,刺出血来呢?于是,教授要求每个人帮朋友针刺,抽出样本,要不然自己没办法对自己着手,拖拖拉拉,岂能了事!
教授为了做示范,所以我毛遂自荐地成了实验白老鼠。教授按着我的手指头,伶俐地狠狠刺了一针,干脆地,疼痛来得快,很快就不觉得什么了。血样本抽出,然后放在离心机中进行沉淀。
接着,我也帮朋友扎针以抽出血样本。
看到一些系友,为了怕朋友疼痛,轻轻地把尖具放在朋友指尖,然后冉冉施加力度,可是这样更为不堪!不仅没帮朋友减轻痛楚,反而增加过程的恐惧。最后拉拉扯扯,不得以完事!
朋友的,这阵子看了很多东西,深深体会到自己的不完美,但眼睛是看不到近挂在眼帘边的睫毛。我所看到的自己,不是全然的。如果有些事,你真的看不顺眼,那就坦荡荡地说出来,不要时不时放些话,吐些糟,这样毫不干脆,反而增加赘疣的猜测和不安!官腔不会在我对朋友的诠释中出现。
往往,狠狠地一针,见血,很快就不会有痛楚,抽出样本,放在琢磨中的离心机,沉淀,然,却让我实在地明白,血液中的分析!我深深感谢那一针见血的直接。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dinozilla
  • 有意思<br />
    不管我还是比较适合官腔吧 <br />
    或许我性格本来就不是那么直率的<br />
    不会直肠直肚<br />
    能有你的一半也不错下
  • 木叶
  • 当时,我是自己弄得呢。Joey,当时在我身旁,亲眼看<br />
    着。与你所说的,自己弄还弄得满糟糕的。速刺了几次还<br />
    没能(刺口太小嘛)。最后一次,刺进了手指,还加倍力<br />
    气直道有血流出。 <br />
    Sometimes, you can say that you are not <br />
    afraid of pain. (Let assume that you aren't <br />
    afraid of pain). But you can't ignore you <br />
    reflexes which control you indirectly to <br />
    avoid self-inflicting injury / pain as much <br />
    as there can be.
  • mybeg
  • 给木叶:<br />
    对<br />
    往往扎自己一针的挣扎<br />
    不是因为当头一棒的痛<br />
    但<br />
    却是不自觉地反射反应
  • 记得上学期做的血细胞计数和你们的也差不多一样,必须采<br />
    集自己的样本。开始的时候我拿过消毒棉签和针具打算自己<br />
    扎自己。可却是怎样也扎不下去,针尖港碰到了指尖刚刚满<br />
    满的信心又变成了满满的犹豫了。恐惧痛苦恐惧伤害是每个<br />
    人与生俱来的。现实中有些人甚至为了自己不受到伤害和痛<br />
    苦而把痛苦加诸在其他人身上。这就是人的真相,人就是这<br />
    般样<br />
  • william
  • v r not afraid of sth, but when it comes to <br />
    us.. i thk the afraid will b magnified till u <br />
    started panic... sum1 can be very tough, but <br />
    sum1 cant.. it's the variation! v r not <br />
    suppose the same.. v mz hv differences! mayb <br />
    understanding the differences will make us <br />
    learn better and c furter... anyway.. v r jus <br />
    human being who hv lotz of weakness... being <br />
    supreme? erm... mayb... but not every1<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