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学期,修的学分很关系到植物。
roomate告诉我:生物学里头他不是很喜欢植物。
其实,除了他以外,我听到很多这样的看法。
对于我而言,其实不然。

植物是美的,
无论里外,
静静的,却那么重要。
对于习于煊赫的我,
总会在凝望显微镜下的载波片中,
找到我的宁谧。
觉得那一刻,
静静的,却那么重要的。

有一天。
植物细胞组织和功能学的实验中,
我那一组,得从榴莲叶中萃取光合色素,
然后用着色谱法,将榴莲叶的光合色素分离。
中六时也做过简单的色谱法。
这次不同,步骤多了,规则多了,
这个复杂的实验,
本来眼看我们这次的实验要告吹了,
我提议了加入丙酮,
结果真的让我们选粹出光合色素。
结果完成了色谱分离的实验。
可怜的是另外一组的组员重复了四次,
终究告吹。

那个下午,静静看着薄层色板上的光合色素,
旁边的排挡们在埋怨色谱法的毛细作用很慢。
但我却在等待中,有了想法。
色谱法,
依靠光合色素对液体运动介质和
静止的吸附介质的不同亲和力达到分离。
想对某些朋友说,
之前纵然我们所居于同,
和色素一样的,
我们实实在在地拥有不同的运动介质,
以及对吸附介质的不同亲和力,
所以请体谅我的离开,
我只是去到属于我的位置,
停止在安我介度的领域。
别劝我,
那个组织不适合我,真的。
别问为什么。

那个下午,
那间实验室,
真的看到一些东西。
混合所有光合色素的萃取物全然是清一色的绿油油。
因介质不同,所以每个光合色素找到了在薄层色板的位置。
绽放属于他们的色泽。
哇!好漂亮啊!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inozilla
  • 大自然就是那么的奥妙<br />
    <br />
    找个时间去登山,要不?<br />
    <br />
    顺便练练体力啦<br />
    <br />
    比我还壮,不要比我烂
  • mybeg
  • 哈哈,比你壮,但应该不会比你烂<br />
    谁怕谁<br />
    有时间,登山是很不错的。<br />
    整装待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