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在开会之前,趁着机会上线。
下午二时左右,正是我期待的解剖实验。上一周,解剖了吴郭鱼,觉得解剖学简直是帅呆了!


这个星期解剖青蛙,心情当然期待极了。实验室助理们分配每人一只青蛙时,我拿到了一只超肥的,天啊!当我在画着青蛙的形态图时,哇噻,青蛙突然眨起眼睛,然后开始蠢蠢欲动。我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事情吓着,禁不住喊出声来。lab partner阿sam也被我吓着。靠!青蛙还没死!那只青蛙开始动着它的头,大口大口呼吸。
我赶紧去找实验助理,他用氯仿熏死它。
过了半响,那只青蛙又再次回到我的解剖盘上,纵然它死去了,但我根本不能好好定下心完成试验,全然因为那只打肥青蛙睁着大眼睛,仿佛随时会苏醒,然后在解剖盘上奔奔跳跳,喊着:“死兔崽子,你干吗向我动粗?”
尤其在观察青蛙眼睛形态结构时,感觉上青蛙在怒视着我。
青蛙身上的那一处肌肉有弹跳,都会把我给吓着。阿sam也经不住地拜托我远离他,因为他也提心吊胆。
真是捏一把冷汗的实验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