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想:纵然伤口有点深,但其直径不大,怎么看上去,就像马币两角钱的大小……

 

上周四晚上,

游泳加健身回家后,迫不及待地去洗澡了。

出来时,一不小心滑倒,手肘撞下墙壁,划破了一个伤口。

鲜血直流。室友们纷纷地帮我治血加敷药。

一阵手忙脚乱后,总算为伤口治好血,贴上了扎实的创口贴

 

伤口多大?直径不大,怎么看上去,就像马币两角钱的大小,周围挂着摇摇欲坠的外皮,拨开则隐约看到白色的东西,

但我想:只要用创口贴密封好,应该会很快痊愈,不需要劳烦到去就医吧。

抱着那种类似“肮脏吃,肮脏大”的精神--跌倒后才会走路稳扎,受伤后才会百炼成钢,娇养过甚的孩子长不大---总是觉得受了一点小伤,应该不算什么。

 

隔日,我仿若无他地继续忙碌。忙着去做试验,甚至还去游泳和健身。一切就像平常的作息。

还以为好好的,交给时间愈合创伤。

 

殊不知在周日晚上,那深陷的两角钱伤口开始做出抗议了,发红发烫,疼得我碾转揉碎三更梦。

彻夜难眠的一晚,促使我翌日一早就去大学诊所就医。

医生看了伤口,严厉地责备说这伤口需要缝针方才痊愈。但现在经已被细菌感染,需要每个早上来诊所清洗,直至第三天才缝针。

 

不但挨了防破伤风的两针,

每天早上还要忍痛让医务人员帮我洗净化脓的伤口。

 

本以为这样挨了三天,缝了针后,一切就会结束。

殊不知,到了第三天,医生发觉伤口持续化脓,这样下去恐怕很难复原,所以决定要医务人员帮我动个小手术,把化脓的部分割除,才缝针。

过程我不想加以形容,是打了局部麻醉,却还是能感觉到那份痛楚。

就这样缝上了五针,并包扎了很厚很厚的纱布。连续几日,右手肘不能弯曲,什么事情都借由左手操刀。

 

别说游泳、健身,就连刷牙都变成了难事一桩。

 

我在想:纵然伤口有点深,但其直径不大,怎么看上去,就像马币两角钱的大小。然而,偏偏因此挨了五针,也造就了一堆连锁效应的不方便。

小学不也学过一句话--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若火之燎于原,一个微不足道的两角钱伤口,足以扰冗了我的生活,让我熬了那么一段苦日子。

这么多的不便,看来不百炼成金才怪。哈哈哈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arefooted 的頭像
barefooted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