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那么一个早晨,

由于需要为合同盖印花,我和友人去了一趟内陆税收局。

预料之中,税收局里已经有很多人前来办事。

期间,有位妇人带着小孩来处理文件。

妇人一不留神,小孩倏尔跑到柜台,取了桌上的长尺。他高兴且亢奋地挥动着那把尺。

愈玩愈起劲的他,最后甚至用尺轻轻拍打正在排队的人们。

乍看之下,小孩长得有点特殊--直觉告诉我,他是个唐氏症小孩,亦有点过动儿的倾向。

妇人颇有经验般,冷静温和地告诉小孩:“妈有一个重要的任务需要宝贝帮忙,帮妈好好看管妈妈的身份证,好吗?”

妇人递了证件给小孩,并从小孩手中拿回那把尺,归还给柜台,并带有歉意地向大家点点头。

小孩犹如保护奇珍异宝般,认真地看着手中被委托的身份证。

看到这个情况,让我不禁觉得这位妈妈真有一套,想必是经过多少心理建设以及无数的教育学习,才会有今天的准备,给这位特殊小孩无瑕的爱。

可惜的是,小孩只有有限的专注力,不一会儿便被其他的事物转移了注意力。不远处,办公台上被风吹动的文件吸引了他。

小孩跑到桌前,拿起了文件,傻乎乎地笑着。突然,有位中年男子紧张地跑前去,抓着小孩的手臂,严厉地说“放开我的文件!”

小孩愣着了,孩子的妈看到这个情况,赶紧走过来,告诉男子:先放手再说。

然后,转身问小孩“有痛吗,没事的,文件交给妈妈”

也许那位男子认为妇人应该谴责小孩一番或什么,结果并不是那样,再加上深怕文件被破坏,他非常不忿与恼怒,举高了小孩的手臂并破口大骂:

“你是怎样的一位母亲啊?孩子脑袋坏了,身为妈妈的,脑袋也一样有问题吗?像这样脑残的孩子,就不应该带他出门!只会让大家带来麻烦!还不赶快把他关在家,锁起来!”

男人嗓音极大,小孩被吓哭了。所有办事的人,都停下手中的事,纷纷都看一究竟。

“放开你的手,你知道什么是唐氏症吗?你知道他们是特殊小孩吗?请你放开你的手!”妇人开始着急了。

那男人的风度惹怒了我。一位保全前去安抚场面。本以为一切会没事,殊不知保全却做了让我倒吸一口气的举动--保全竟然赶那两母子出去。

妇人的脸上充满着诧异,不明白自己为何需要被赶出去。但,她什么都没说,向着置放她手提袋的位置走去。

保全挫挫逼人地督促着妇人:“对不起,大门在那,你走去哪?”

小孩的妈无奈地解释:“我会离开,但总该让我先拿我的手提袋吧?”

其后,妇人牵着小孩离开了。在场的人都在为眼前的事嘀咕着。在我面前有几位公务员们,都在埋怨地说那位妇人怎么可以把小孩带出家门。

突然之间,我觉得我脑缺氧了。我无法理解大家的不宽容,无法理喻这些不平的对待。

拿了文件,我和友人赶紧走出税收局。我想去找那两母子,很想很想告诉孩子的妈:你要加油,你要坚持--或说些什么安慰的话也好。

只是,他们已经不知去向了。

留下难过的我,和一堆很复杂的思绪。

 

这社会很贫穷-容不下这些特殊人士。仿佛没有一丝宽容和怜悯,可知道他们也是人,也需要生活,更该有他们应有的权利去生活。我们不是应该给予支持吗?

是啊,这城市非常贫穷,这些特殊人士并没有脑残,而残缺的其实是我们这些“正常人”的思想。

我非常生气及悯叹,久久都化不开......

朋友,哪一天,若你看到这些特殊的孩子,

请你不要害怕,他们其实非常地善良,

如果你无法接近,没关系,

只要你别排斥,给予祝福地示意,就好了。

这世界,会因此美好一些。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jgoh
  • 这社会真的有病...活着的包容,很困难...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