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身边有没有这样的人,

明明知道伴侣不忠于他,

他却视而不见,委曲地忍辱求全。

你不忍心的给予劝勉警戒,

督促他年华有限,

别在出轨的感情跑道上让岁月渐然凋零。

然而,你耳提面命的忠言,对他而言,如若秋风之过耳,执迷依旧。

我就有这样一个友人,

男友屡次地在感情上劈腿,

她却屡次海量地宽恕着,

自欺欺人地相信男友最后会明白谁是最体贴他的,

执意地认为男友最后会回来她身边。

见异思迁的男人最终把这个厌倦了的背胎给丢弃--他和她分手了。

她痛彻心扉的,无法自己的,泣血捶膺。

当好友们打算挪出时间陪她疗伤重振时,

她却一意孤行地把自己抽离,

拿着不舍得归还的钥匙,私自地去到那变心男人的家,

依旧为他缴水电,依旧为他整理房子,为他留些干粮,

信息叮咛他要照顾身子,

若无其事地钻着牛角尖,

为什么终会有人觉得自己的伟大能感化变了心的一段情?

 

你试过在洗澡或游泳的时候,耳朵不经意地进了水的经验?

进了水的耳朵,

轻者不舒服不惬意地扰冗着;重者甚至导致外耳道炎,非得让你凄恻难熬。

 

耳朵进水,其实就好比一段情伤,

纠缠着你的最内侧的肌肤,让你凄恻惆怅。

有的人把头甩一甩,终究把水甩丢。把失意的感情给撂开。

有的人不管怎么跳,怎么甩,进水的耳朵就是无法好转。

 

而坊间有这么一个偏方,

抓一把水往朝上的进水耳朵再灌入一些,一会儿后,再把进水那一侧的耳朵反方向让水导出。一般上,耳内的水会全然的顺势流出。

 

让一个忠言逆耳的失意者放手,

往往需要让他再被当头抨击多一次。

那一击的抨击,换来他那难能可贵的顿悟,

也换来他的死心彻底。

 

而我那位友人,

在有一次进去前男友家清洁屋子的时候,

撞见了前男友和新欢正卿卿我我地亲热着,

男人给了她一记耳光,

要回了钥匙,要她别干涉他的私生活。

友人那次倒没哭,

并决意地放开了这一段扰人的逝川……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inozilla
  • 当头一击,醒了过来
    不止感情事,很多事,对多数人来说,都是这样
    直到那一击,才终于醒了
    只是有时候,那会是太迟的一步
  • 太迟或刚好遇着时间,真的见仁见智吧!
    阿D,你好久没来做客了

    barefooted 於 2010/02/07 23:1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