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记得《大富翁》这游戏吗?
那个买地皮建家筑酒店的游戏,
谁不小心踩到别人的家,就得依据地价还钱。
这几天突然想到这游戏。

**********************************************************************
我和慧欣一样,
成绩让我们从学士直接晋升博士。
在别人钦赞的目光言语中,
其实我们都频临一些招架不了的未知。
因为省略了硕士那几年的奋力,
我们做的研究非得有一定的噱头,
方才得到教授们的认可。
这说不上还未学爬就欲学跑,
但毕竟算是短期间学爬兼学跑就是了。

特别是我,
部门里的有不少的生态毒理学家(生态毒理学就是我现在专修的科系),
就像《大富翁》一样,
这些老前辈都在不同的区块买了地皮、建了酒家,
假若你这新生一不小心参与雷同的研究,
就像踩到他们支配的区块,
你非得赔偿不是,
分分钟钟垫补不及而卷铺盖去。
况且我是跳读硕士的初生之犊,
资本都还没有。

这阵子就已经遇到不同教授放话、拉拢以及打击。
还记得所属的教授告诉我“learn to play the game”。

就像一场《大富翁》,
与人不同的是我少了份资本,
要比别人眼明手快地发现未开发且具潜力的地皮,
建立不同的地盘,
途程中小心避免驻步于别人的领土,
力求好的《命运》和《机会》。
在别人放弃之前万不能拔锅卷席。
对,
我会学会玩这场游戏,
非得如此。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jgoh
  • 承受了非一般的压力,就得用非一般的办法来减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