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停了数小时的电。
跑步回来后,发现室友们外出还没回来。
没电后,整栋大楼顿时静谧了许多。
点了根蜡烛,我望着烛光发呆…
看到烛火摇摇晃晃地,
原来是徐徐和风,
突然觉得这个薄暮多了份凉意,
昨天这个时分大家还在埋怨天气的炎热,
哈哈哈。
厅里的挂钟滴滴答答作响,
只有在这种时刻才那么显著。
摇曳摆晃的烛光,
把我拉进了昔日的记忆里。
我想到了什么…

我想到小时候住在外公的大木屋。
以前住的村庄,
停电仿佛是的常事。
可那时仍是小孩的我们倒觉得逗趣很多。
点了电石灯(当时我们称之“臭土灯”),
照明了大房子。

大人都在前院纳凉,
有扇子的摇起扇;
抑或秉着对折数次的报纸摇以生风。

阿嫲最喜欢举起双手,手掌对着手掌的。
口中发出“嗯…嗯…”的声音,模拟着蚊子拍翅的声音,
等哪一支飞得迫近的蚊子,
“啪”一声,把蚊子掌击于手心。

小孩们围着电石灯玩起影子的小把戏,
有的小孩偏偏喜欢在这种光线微薄的时候看起书来,
但下场往往都是被挨骂一顿。

雨后的停电之夜,
多了一堆不速之客--大水蚁。
大水蚁据说是翅膀还未脱落的白蚁,
趋光性的它们喜欢在灯火照明处来回踯躅。
大人吩咐:不能让大水蚁驻足家中,
否则掉了翅膀后就成了白蚁蛀蚀木屋。
于是,
大人总会用勺子舀了水,
放在客厅里,
让小孩把大水蚁抓到水中,
让它们无法到处飞。
小孩们倒不觉得是什么苦差,
反乐在其中。
有时候会飞进来长了翅的蚍蜉(长了翅膀的大蚂蚁),
这倒不会蜕变成蛀蚀的白蚁,
但也一并被浸在勺子内的水中,
犹之乎小孩就有以生俱来的杀生欲,哈哈哈哈。

思绪回到现在,
眼前的蜡烛流下好几行的烛泪,
而大楼电源仍未恢复。
我突然把蜡烛给吹熄了,
陶醉于黑蒙蒙的静谧中…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