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20 Fri 2010 23:12

刚刚从外面回家,

脱了鞋子,看着穿了一阵子的crocs,

想到刚买的时候老是紧巴巴地扎脚,时或磨伤趾踵,很不舒服。

渐然,在不知不觉下,这双鞋却已令我穿得那么地称意。

 

大三那年,

生理学教授曾在课堂上说:女人一生在买鞋子所花费的时间,比花时间寻找另外一半来得多。

记得当时的我,深感诧异并想质疑什么,可是看到班上大部分的女同学们皆点头同意,我就把这个诧异吞了下去,默默地想“真的是这样吗?”

后来和不同的女生朋友出街,

鞋店果真是她们爱逛的热门去处。

每每试穿了什么鞋子,都会精细地端量着。

最头痛的是,挑了几双鞋子,问起我:觉得哪双好看--这绝对是让我乍舌的问题。

换着是衣服衬衫,一眼看上去就能分辨穿得好看什么,但对于鞋子,我还真的不善于给心得。

除非是太过偏激的鞋子,其他的鞋子,对我而言,真的看不出什么分别。

女生皆会觉得问错了人,得不到所以然。

下次她们试鞋时,或不会再问你看法,但绝对还是会在镜子前面左摆右看,走个几步,花上时间精细地打量。

有时候在疑惑着她前阵子不是才买一些鞋子吗,

她会告诉你:不同鞋子是用来搭不同的衣服啊。

 

女生穷一番心思选对了好看的鞋子,往往男生却忽略欣赏女生足下这一块。

我开始有这么一种想法,

如果遇着一个会留意并称赞女生鞋子的男生,他应该是心思细腻的gay,要不然就是懂得让女生开心的情场老手。

 

2000年香港有部电影叫《薰衣草》。

剧中,金城武主演一位天使,是个让人们快乐的使者。

他不明白Athena(陈慧琳饰)可以为了过世了的恋人而流那么多的泪。

所以他来到人间,走入Athena的生活,想要让她快乐,停止流泪。

来到俗世的这位快乐天使开始适应着这世事。他总疑惑着为何人们会为已逝的事物而惆怅,并停滞植步。

快乐天使有个嗜好--跟这个博文主题有关--他喜欢购买与收集球鞋。

但不管他买了再多的球鞋,还是只穿着当初第一次买的那一双。

后来Athena把那双鞋子扔掉了,

快乐天使甚至赤着脚,走遍街头巷角,露宿屋外,只为了找回那一双鞋。

最终Athena在一个垃圾场上找到快乐天使,而当时的快乐天使也找到了被丢弃的那双鞋子。天使认真地说:“我终于明白什么叫作‘爱’。”

他终于明白为何人们会为已逝的事物惆怅,或困惑寂寞,或植步不前了。

如果鞋子是用来比喻感情的话,

埃及有句八股但且恰到好处的话:“旧鞋子好穿”,

认真端量这谚语,也不难不赞同,

说鞋子也好,抑或感情也好,

我们往往会对自己所熟悉的习惯产生依偎。

倘或一双鞋子能让天使明白人世间的爱情,

那一双鞋子应该也能投影着我们感情上的邃理。

有人买了外观好看的鞋子,虽穿得不舒服,但却因为得体而穿用着。

有者认为只要穿多几次,鞋子就会适合自己了,所以削足适履、忍痛求全着。

有的鞋子穿得舒服惬意,但却怎么都看不上眼,沾不上心头。

这么一想,一双双鞋子真的是论着一段段感情。

 

我也开始接受了教授的那个说法,也许,女人一生在买鞋子所花费的时间,比花时间寻找另外一半来得多。

她们买了好的鞋子,搭对衣服,都无不让她们心花怒放。

也许穿了双好鞋,是为了遇见一个适合的另外一半。

就算不是,穿了好鞋,即赏心悦目,又让自己舒服,也许比男人,还来得踏实利己。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浪子~
  • 活着一天,就是有福气,就该珍惜。当我哭泣我没有鞋子穿的时候,我发现有人却没有脚。
  • 戴尔. 卡耐基 的《我没有鞋,他却没有脚》
    谢谢浪子来旅人这里留言:)

    barefooted 於 2011/03/29 23: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