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如既往,在湖畔慢跑。
路经游乐场那里,
看到一个老人家手推着自己数岁大的孙子荡秋千。
“阿公,再推高一点”
老人家伸延浮满青筋的双手,使力地把小孩推出,荡荡悠悠地,很是开心。
“阿公不可以推太高,不然你会摔伤哦。这样可以了”老人家说到。
“阿公,我不管,我要再高一点!”
老人家吃力地推推搡搡,汗流浃背地。
他轻轻地喘着气,仿佛不觉得疲惫。
我莞尔地步履经过。

跑着跑着,
不经意又绕了一圈,
经过了游乐场,
我远远就已望着这爷孙俩口。
眼看老人家已经乏累非常。
小孩手揪着皮绳一直嘟囔着:
“阿公,你好差哦!我要再高一点!!!再高一点!!!”
“这样会摔伤的”
老人家依旧温和地说着,小心翼翼地使力推搡。

摇晃摆动的秋千,
用力一推,
秋千往外划了一个弧,
再回到原处。
反反复复地。

几许嗣岁,几许时迁后,
小孩总会长大。
而那时候,
“再高一点”--也许不再是你嘟囔的话了。
“在高一点”--身边的人都希望你擢升再高处些,
而你再也没有那双坚实的双手为你推波助澜,
再飞高一些--别人总这么说。
好想念那句“小心摔伤啊。”

当每一次你在最高点划下一个弧,
又冉冉往下掉时,
你知道背后失去了那双浮满青筋的双手。
于是,
你学会踏起脚,
揪紧绳子,
在更高处划下另外一个弧…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