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学的试验需要我们种植和照顾豆苗。
所谓的照顾,也只是简单地定时浇水灌溉。
我和其他组员分配好谁负责浇灌哪些系列的豆苗。
室外的豆苗,第一周由艾尼和阿非负责浇灌。第二周则是交由我和克里斯负责。

浇水吗,这是简单的工作。
然而,往往所谓的简单工作,我们都会忽略。

第二周时,
我和克里斯到了我们放置豆苗的所在点,
看到了豆苗都很健康茁长。
举头看见乌云垂挂,
我们相望地说:不需要浇水吧。要下雨了。这叫天生天养。
结果,
从那天起,
我和克里斯都没去灌溉。

试验当天,
也许你们会估计我们的豆苗会全然枯索。错了,并没有。
但,更糟糕的事发生了。
最早到实验室的我,到置放处去取豆苗。
后来惊觉我们组的三袋豆苗仅剩两袋。
克里斯刚巧也到了。
我汲汲告诉他这件事。
我们急切地找寻不见了的第三袋豆苗。
真的慌张了,

哈哈,
所谓的照顾,
不仅仅是需要浇灌豆苗,
也得确保豆苗安好无缺地放置在原处。

很可惜,
不管我们怎么搜索,第三个袋子还是绝迹了。

等艾尼和阿非也到了实验室时,我和克里斯就向他们宣布我们不见了室外的一袋豆苗。
他们告诉我们一个让我们更诧异的事:当他们第一个星期来浇灌时,豆苗也已只剩两包了。
意思就是说早在第一周时,豆苗已经少了一袋。

可是…
我记得第二周我们去观看时,
明明就有全数三包。
克里斯也这么认为。
所以我和克里斯就说:“我们第二周浇水时,明明就有三包。豆苗一定是今早不见的。我们相信你们第一周去浇水时忽略了可能置在角落的第三包豆苗。”
不管是什么,
我们都懊恼以及失落。

当其他组员也来的时候,
我们才发现…
原来置于室外的豆苗本来就只有两袋。



我和克里斯无地自容地羞惭着,
我们不只没履行浇水的职责,还骗说“我们第二周浇水时,明明就有三包。”并且坚信艾尼和阿非忽略了在角落的第三袋豆苗。其实,根本就没有第三袋。
更滑稽的是,负责浇水的我们,甚至连有袋子的数量都弄不清楚。

好笑吧,
其实,我们大家生活中也充斥着很多“第三袋豆苗”事件。
到处都存在着为了逃避问题而搪塞理由的“我”和“克里斯”。
到头来,最基本简单的事都没做好,还见树不见林地想为不存在的问题想办法。

两袋子的豆苗,
一摞不在状况的浇灌者,
这个实验够有趣的了。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