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测验,竟然出现了好多个是非题。
久违的是非题啊。
好像小学考试般,在每个陈述中分析对错。
那这张考试应该轻松简易吧?这是我打开测验的第一个念头。
很不巧,一点都不容易。
有别于小学考试,没有直截了当的陈述。
模棱两可的灰色地带,让人都不置可否地伤脑筋。

如同往常,
考完试就和麻吉们去逛街吃饭。
在等待其他友人离开考场的时候,
索索认真地对我说:“她昨天打了电话给我。
我知道他说的‘她’是指刚甩了索索的前女友。
她说什么?”我问道。
她说她不想分手了,她希望大家当作每一回事地继续交往”索索说。
我突然想到索索前阵子被女友甩的时候,多么煎熬惆怅。
那你接受了?”我淡淡地说。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到底算是真的爱我吗?”他困惑了。

这…”我该怎么说呢。
就像刚才的试卷一样-纵然和小学的时候一样的是非题格式,但答案却往往不是简单了然的。
大人的世界总是充满太多难以定义的灰色。
除了她以外,应该没有人能肯定吧。到底爱不爱
她也许是在和你分手后,深深感觉到自己是多么地需要你。
也许什么也不是,纯粹只因为…”我看了看他:
因为情人节要到了
我们互相酸涩地笑。

模棱两可的考题,
难以抉择的答案,
绞尽脑汁又如何?
抑亦,爱和不爱之间总是有存在着中间地带。
就像不一定每个陈述都可以划分出所谓的对抑或错。
还爱不爱,
也许她自己也不知道那个答案。

接着,
大伙儿就去吃午饭,开开心心去。
当我几乎忘了这件事,
索索就走到我面前,缓缓地说:
我想我会接受,继续和她交往。反正我是男生,我不怕吃什么亏

好一句不怕吃什么亏。
反正啊,
爱情就是洋溢着愉色悦目的快乐和玉石俱焚的悲怆,
亦是充满纠缠不清的是是非非。
对还是错?
这张测验靠自己回答吧。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dinozilla
  • 有时候<br />
    我们面对是非题,尤其是很灰的,都会觉得遇上瓶颈<br />
    完全拿不定主意,不过一个回想,其实,把东西用简单去想,其实,还是<br />
    可以领悟到的<br />
    重要是自己愿不原意用简单的想法去看待<br />
    都说了是灰色问题,那当然,有时并不是对错的问题,而是,哪个才是最<br />
    好的答案
  • roverwhat
  • 我还记得某长辈为某件事责备我的时候<br />
    倔强的我坚信我没做错<br />
    说什么也不肯认错,甚至还为自己辩护说理。<br />
    那位长辈就很生气地说:<br />
    “你意思是说你没有错。那你没有错,难道是说我这个做长辈的错吗”<br />
    为什么要把对错究诘个清楚。<br />
    没有所谓的全然对错,<br />
    大家只是说着自己想说的,<br />
    坚信自己所坚信的。<br />
    世界其实很不圆通。
  • dinozilla
  • 哈哈<br />
    不过<br />
    <br />
    即便如此<br />
    有时候,长辈就是仗着自己是长辈,看得比人多,自己绝对没错<br />
    因此有时即使是自己大错特错,也不认错<br />
    的确是没有绝对的对与错<br />
    最重要的,还是肯聆听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