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08 Wed 2008 03:10
  • 佚志

回来了,从一周的假期,从一周的闲情逸致。
好像过得很快,但自己的确在那期间做了不少事。

我想想…

假期间,回到家乡。

和老朋友聚会。

游车河。(在车上唱不完的口水歌)

在河畔躺下聊天叙旧。(当天我开的冷笑话到现在我仍可发一噱,呐,那个关于我用机车方式驾驶汽车的…靠,超冷)

在cafe唱的k。(绝对会记得聪辉和某个搭讪的“美女”合唱台语情歌)

探望假期中空荡荡的校园。(充满回忆的图书馆也换了地方)

在家里为家人做晚餐(是时候尽孝嘛)

静静聆听袋鼠之前给的摇滚音乐。

把撂在一旁的吉他调好音,重温《不老的传说》指法练习。(也多创作了一首新的歌,未命名)

整理房间,把以前尚留着的考卷全都放在回收处。(有种原来我就是这样上大学的感觉。汗~)

又开始画画了。

就这样,一周真的倏闪即逝。

回到大学。系友们异口同声地嚷嗷说着假期的短暂。

和哥儿们去印度传统店吃午餐时,口香糖突然有感而发地说:假期前的忙碌,让他几乎在那忙碌期间的每一周忘记前一周发生的事,每一天只有埋头苦干的戒惧。
我们大都认同。想到那样的忙碌,吾甚栗之。

而,开学后,接一连三的功课、报告、大考接踵而来。

我也恢复了晏眠迟睡。

靠,好像奢求
,再一周的假期,再一周的闲情逸致。
再一周也好。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荣顺
  • 好想跟你们一起回去中学找寻过往的那些点点滴滴...
  • mybeg
  • 等你有空回来的时候吧,她永远在bukit mentulang那林立着,等我们探访
  • 聰輝
  • 恩恩 ,我比較想念那個圖書館,只是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