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03 Tue 2008 00:03
  • 够祖

那一个傍晚,
和外公、外婆、舅舅和姐姐等人去了医院一趟。
只知道有位亲戚入了院,
却不知道是谁。
但,看到外公那么大的年纪,
行路极其不便,
但也毅然一小步一小步亦要去探访,
可想而知,那位病人对外公是那么的重要。

扶着外公的手臂,
陪着他缓缓的走着,
走了不一会儿,他就在石椅上休息,
接着又继续走,
休息…继续步履…休息…反反复复地。
我陪在他身旁。
其他人已经先去探病了。

终于,我们到了要找的病房。
原来是外公的表弟出了车祸,
他老人家躺在床上病怏怏地呻吟喊痛。
外公辛苦地走向前慰问着,
而那位老先生已经说话含糊了。
突然伸出庞杂着岁月痕迹的手,
外公伸出手紧握着,
“你来啦…不用来啦…不用医…我够祖了…要走了…”
在旁边的外婆忍不住哭了。
我则咬着下唇,天啊,忍着。
“你们也不要再去园了,老了”
老先生叮咛着。
“不要医了…你们都回去…我也要走了”

外公看着老先生,
尽力拉开嗓子,
好让声音比较清晰地说:
“不会,你会好的。你还很健康。不会…“
外公用力说着。

而那一晚
我失眠了,
默默祈祷着…让那位老先生痊愈吧
求求您。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dinozilla
  • 喜怒哀乐<br />
    生老病死<br />
    人生必经之道矣<br />
    有时<br />
    我们真难去控制这些事情的发生<br />
    发生时,只能接受<br />
    与其沮丧,不如振作
  • mybeg
  • 收到^^
  • Forest84
  • 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br />
    别执著;放下才能得平静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