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实验室,Ngo姐给我看她录的类寄虫从寄主身上孵化而出的录影。这是她为final year project 拍的,也是这近间她所研究的成果。
类寄生,也叫作是拟寄生物,是一种昆虫(姬蜂等几种昆虫中的任意一种)在寄主身上产下的卵孵化而成的幼虫,而这些卵就是靠着寄主身上的养分来成形孵化,而幼虫成形时,在脱壳而出之前,幼虫会侵蚀寄主的内部器官,最终导致寄主死亡。
录影中隐隐约约看到幼虫在寄主体内肆无忌惮地啮食,心里觉得不由自主地冷嗦嗦。
Chiew Yee告诉我这很恐怖,我没说什么。
看着寄主奄奄一息地无奈着体内的蛀蚀,也无奈着自己一步一步趋近覆亡。
我想到了什么…

你受过伤吗?
你…还记得让你爱得无法自拔的感情吗?
而你还记得那时的你是多么地奋不顾身去爱吗?
那是一场淋漓尽致的、焚烧的盟约。
过后,你忍耐,付出,无奈;再来是沉沦,撂跤,痛彻心扉。
在爱情宣告徒然溃败后,你或不相信承诺,或不再放胆去爱。
很久后,你说你宁可选择被爱,那是处在保险矩阵里的幸福。
你说你不能再像当年的自己那么全然地、豁出去地去爱了。

而,
离开的他(或她),
其实已经在你的心房注入一个卵,
摄取着你内心深处的养分,占据着感情世界的滋润。
啮食你去爱的力量,侵蚀着你去相信的勈捍。
但,
当那只幼虫趋离你的躯壳时,
你仅剩一个不敢去爱的残骸,
只愿意接受别人的殷勤和溺爱。
再也回不到那一种豁然去爱的自己了。

别再让上一段感情负累在你身上。
然,
很不幸的是,
被情伤赘旒的寄主,
往往不知道自己被侵染了,
俨然无他地继续生活。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dinozilla
  • 你。。。被侵占了????
  • jj
  • 你啊<br />
    怎么就能写出和科学mix文学的东西<br />
    但<br />
    满贴切的
  • mybeg
  • 嗯<br />
    我没被侵占<br />
    但<br />
    天晓得?<br />
    被侵占的 往往就是决口否定<br />
    那你说我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