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19 Mon 2008 18:19
  • 鲎帆

一片征帆没云端   



开始了大三的研究
到柔佛海滨取样数天
前后困难重重
一波接一波
一开始为了寻找干冰而奔波
教授在四月三十日中午方才告诉我得在取样前买干冰
好让我取得的鲎鱼可以直接在当天析取肌肉,冷冻在干冰里,好让肌肉内的同功酶能在静止状态中保存。
要不,我就得想办法让鲎鱼在数天的时间都能存活,否则肌肉内操作的酶会变质坏死。
问题是,隔天就是五一劳动节,而后天清晨一早就得出发。
我拚了命寻觅不同的管道购买干冰,
但在公假的那天很多商店及工厂都没有营业。
到最后是找到富贵山庄,但教授不允许从那里购买干冰。
那么也只好罢休,
只能诚心祈求抓来得鲎鱼能够挨过取样的那几天。

取样是最好玩的
学了很多
不怕水、不怕肮脏的我,很敢下去海滨、河口以及沼泽取样
取样的第一天甚至中水母蜇伤

本想没有经验抓鲎鱼的我第一天应该就没有收获吧
在河口帮学长抓海螺,心里百般滋味和背负着无法理清的想法
鲎啊鲎
应该很难抓吧……
该不会这几天也是没有找到鲎鱼的踪迹?
在堤边看见一间面向河口的小庙,
走了过去点头以表敬意,
然后就去河口测量水质了。
结果,奇迹般,
发现了一对鲎鱼,
而所在位置巧合地在小庙正前方。
哇噻,让我鸡皮疙瘩的。
那天后,也陆续找到挺多的鲎鱼。
但,取样过程中最为困扰的,莫过于怎么确保那些抓来鲎媚们能捱到这几天。

而对于这些抓来的鲎鱼,我得活生生地切下它们的步足,
榨取肌肉放在离心瓶冷藏,以至日后进行电泳研究一系列同功酶分析。
而每次活生生的剪开鲎鱼的足部时,我像干了罪刑般自觉猥亵难受。
看到它们疼痛的挣扎,我实在地陷入低潮,
我…一定一定要研究成功…一定

不像身边朋友那样,他们都有资深的学长能协助。
而我这个题目,整个生物学部已经十年没有人研究了。
而我所属的指导教授要我自立
寻找研究方法、购买所需化学品、制作所需缓冲液、寻找凝胶体的秘方和制作、怎样操作电泳…一切都得靠自己。
教授对我有着很高很高的期盼。
而面对很多问题裹足不前,心里有很大的缺氧。

还记得教授吩咐我自己想帮法到kampung pasir puteh海番村购买鲎鱼,
而购买的数量是每个品种二十余只,
面对交通和运输问题,
教授却抛下一句“你长大了,该动脑筋解决”
后来拜托了小学到现在的好朋友帮忙,
总算去了取样。
隔天,一大清早就得去实验室榨取鲎鱼们的肌肉,
要不,那些鲎鱼若死去,肌肉坏死,那么就太迟了。
而当天是周日,化学存库没开,而我需要大量的冰,只好到7-11买了好多冰,
用小小的机车,载着十包的冰块,过程真的危险,哈!
在底楼生态学实验室和顶楼的基因研究室来回奔波,
和时间交战,因为那些鲎鱼已经很虚弱,得赶在它们生命结束之前完成。
做到傍晚七时,总算完成其中一个品种族群。
要开始剩余的鲎鱼族群时,霍然发现那个品种好多的鲎鱼已经死去了,
算着…1、2、3、4…19、21、22…
天啊,死了十来只,那么多!
心里自责得很想很想咆哮哭喊…
没时间了,剩余存活也奄奄一息,只好紧迫地完成。
到了十一点多,第一次呆在实验室那么晚,拖着很低潮很低潮的身躯回家休息。
我……好累。

闭上眼睛,
回想着,
从被教授指定研究这个题目;到朋友们说羡慕着我得到这么好的题目,到取样,到好多好多的问题…
一件一件事情被翻箱倒归般涌现,
而教授对我说的那句“work harder”如觅食的秃鹰在我脑海中盘旋
我到了极限了吗?

深呼吸,收拾心情
就像凯铭说的那句话“天降大任于斯人,比劳其筋骨”
我会做得更好!更好!

一片征帆没云端,
风大则强其帆力,
总有一天到岸矣。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国
  • 相信你一定会研究成功的啦,芭俄人要你work <br />
    hardest.哈哈,不然我们也会和那些belangkas责怪<br />
    你到底。。。看到你对功课研究的热忱真的让我感动<br />
    又佩服,总算没交错你这位老友。加油!!!真的很<br />
    爱听你说故事,很精彩的真实人生故事,好像也是一<br />
    种习惯要在假期时听你的故事。听你的故事绝对是我<br />
    吃挫冰的一大享受。挫冰=?阿月的婆婆说是夏天<br />
    啦!
  • mybeg
  • 国<br />
    知道吗?<br />
    你变了<br />
    而那是很好很好的转变。<br />
    以前,很怕朋友对我说“朝,你变了”<br />
    但,从你身上,这近间,发现“你变了”,亦能是好事,赞美。<br />
    你变得多花些时间关心朋友,贴心,成熟。最要紧的,你变得很有内涵,<br />
    很有很有内涵。明白什么是心灵的满足。这几点,我在这一路走来,都走<br />
    丢了。但,我会找回来的,相信我,巴莪人。(注:巴莪是这样写的,不<br />
    要每次都写错我们家乡的名字)<br />
    兜兜转转,而你还是依旧是会在我要分享心事借出耳朵,这种福气,我真<br />
    心感恩呐。<br />
    我喜欢的我的科目,就好像你和荣顺热爱物理一样,我们谁都不要轻易放<br />
    弃哦。<br />
    多亏多亏多亏有你载我去取样,时常都是麻烦你,而你都是那么乐意帮<br />
    忙,谢谢…真的很很感动。<br />
    你啊,早点写你的“黑皮肤”,如果忘了密码,再开一个啦,因为你现在的<br />
    生活对我来说是多么的有意义,记得用心记载。
  • 国
  • 不要乱赞我,会睡不着的。我要警惕自己了,不然。。。哈<br />
    哈。巴。。。我电脑找不到er啦。我当然相信你一定可以的。<br />
    你的本性就很善良啊,在大学无伦遇到多坎坷困难的事你都还<br />
    能坚守自己单纯善良的理念。这一点真的让我很感动,COME <br />
    ON 你根本就是我的偶像。真的,我很欣赏你这样的个性。<br />
    我们的老友董猫猫,功课上好像有压力耶,有空记得约他出<br />
    来,他就快去英国了。。。<br />
    我不会写部落各的啦,我的表达太烂了,哈哈。会啦,因为我<br />
    很喜欢黑皮肤这个名字。台湾朋友都说我很像台湾原住民,原<br />
    住民很帅的厚!你的照片好像很FIT叻!有EDIT过的吗?哈<br />
    哈!
  • mybeg
  • 国:<br />
    哈哈,巴莪的莪是e啦<br />
    董猫猫啊,嗯,每次看到他都是很乐天的。而不是每个人都会愿意分享他<br />
    的纷扰,乐天的他能和你分享,相信那是多么高的一种信任用你的方式开<br />
    解他吧<br />
    你本来就很好看啦,不用和台湾的原著民比啦,come on,巴莪的校草不是<br />
    虚有其名的。期待你的“黑皮肤”。还有那句“有时我在想,如果最早的那<br />
    个人把黑定义成白,那么黑就是白”<br />
    没有啦,好心你啦,我会加油的,健身,然后再和你比,虽然你超fit的。<br />
    我也有我走丢的时候,而那个时候的我,在我故事中,都是最隐秘的,但<br />
    有你们的打气,我会加油的
  • 园心结
  • 能感受你的曲折<br />
    加油<br />
    如果成功那么容易<br />
    那也就没有意思了
  • mybeg
  • 谢谢你<br />
    我这阵子会有些劳动奔波,<br />
    但也是第一次为academic,而不是课外活动的,<br />
    这是好事哦
  • 我是聪辉啦
  • 恩..其实很难看到很好又很感性的文字,明3明2 我可以感觉到你的热情<br />
    在你的文字之间,赤裸裸的洒在阳光底下,融化了冰冷的心,可以感受得<br />
    到当时的心情..<br />
    <br />
    我自己写到都觉得很肉麻..哈哈
  • mybeg
  • 聪辉<br />
    不要叫我“明3明2”,你以为你是某某吗<br />
    哈哈哈<br />
    我都鸡皮疙瘩了<br />
    谢谢你感受到我坦诚的心<br />
    这几天你做了让我很感动的事<br />
    真的<br />
    谢谢你
  • Forest84
  • 嗯!很有趣的实验。<br />
    高兴在你的部落格里有我的名字出现。<br />
    朋友就是酱互相鼓励,不然拿来干嘛!<br />
    哈哈!开玩笑啦!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