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
我们看着夜空
你轻轻地说
今后
大家就会分开
为嗣岁
为流年
飔飔的晚风 徐徐地吹
我嗯嗯应允。

我看着前方
俨然一片海洋
仿佛看不到落脚处。

你说
我们会彷徨
我点头。

之后
几艘木船出港了
看到你们的倩影消失在地平线
我问着晚风
“他们会回来吗”
飔飔的晚风 徐徐地吹。

我也开始划桨
小小的木舟
驶离海口。

多久了?
我不知道。
去哪里?
我不能道明。
但我懂,
在前方,
就在前方而已。

多久了,
飔飔的风 依然 徐徐地吹

多久后,
为嗣岁
为流年。

最后返不了的
原来只我一个。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园心结
  • 你让我想到一些事……<br />
    是时候返航啊
  • ah hui
  • 早在幾千年前,思念在人心思念在人心植下了深深的種子,<br />
    等待的那一天,種子發芽了,思念開始想念,人往往在種子<br />
    開花的那一天才知道,原來我是有多么的想你..<br />
    <br />
    ps不是想你,是想種種子的人..<br />
    eh..幫我找緣圓圈叻,那時我們去中化的camp的那首歌
  • mybeg
  • 心结:<br />
    你想到什么?<br />
    返航?<br />
    哈哈哈<br />
    我想<br />
    很多道不尽的错综复杂。<br />
    <br />
    辉<br />
    那首歌,我有<br />
    下次msn的时候提醒我<br />
    我…想念种下种子的人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