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雨季也来了。
好几天都断断续续地下着雨。
时而雨烟,时而雨脚。
在这样的日子,步履往往比骑机车实在。
撑着伞,静静地行路雨中。
看那赶路的人行步匆匆。
听那敲打在伞面的雨滴,风雨飒飒,清澈干脆。
所以我步态蹒跚,静静地享受这个交响演奏。
看到地上匝地聚水,不禁用力踩踏,湿了裤脚,溅了水花,满心愉悦,好在没把旁人吓着。
想到小时候最爱在雨天骑着脚踏车,行经聚水处时不忘伸出双脚,感受着水流湍急,穿流双足的欣快。
想到中学时和好友共撑把伞的雨天。
想到蹅雨的童年。

在某个雨后的傍晚,Joey给我看了一个很动人的音乐录影,
来自冰岛一个叫 Sigur Rós的乐团,
题目是"Hoppípolla",,冰岛语,意思是污水坑上的跳跃。
看着那个音乐录影,
看到一群老人重温着童年的稚气,
涂鸦、恶作剧、水战、欣悦地溅踩水坑,
和我这几天所作的不约而同地吻合,
看着看着,
感动很久很久。

点击
Hoppípoll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arefooted 的頭像
barefooted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