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寄生物学的实验。
这一次的实验是要在老鼠拉的粪便中寻找寄生物的痕迹。
身边的朋友都觉得溷秽,频频说恶心拒斥。
至于我,对于老鼠粪,我可说是“驾轻就熟”。毕竟在中六那年养不少的白老鼠。清理那些小小粒黑不溜秋的粪便,我已经不觉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了,哈。
看着显微镜里粪便的当儿,陷入思绪了。
妈说过,小时候的我很傻不愣登。有一次,在外婆家 庭院拉了陀屎,傻敦敦地拿了汤匙,就玩起大便,不亦乐乎。结果当然是被妈狠狠地毒打一顿,哈哈。
那是连记忆都未存档的小年纪,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再追溯,思绪来到穿蓝色短裤的小学,有位同学拉了屎在裤子里,因为他家靠近学校,老师吩咐我陪他回家清洗和换裤子。结果,那位同学有好一阵子成了班上的笑柄。长大后的他也忘了是我陪他走回家。但我还记得,那时候的我像个老大人地问他会不会被他妈妈骂。想着、想着,不觉莞尔。
追慕的思路来到去年的时候,外公中风入了院。放假的我,呆在医院照顾他。突然有一天,他说他拉了屎在裤子。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形,帮他清理善后,我真的不知所措,但心里是暖暖的感动,因为医生说外公再不排便,情况会变成不乐观。“阿公,谢谢你拍了便”

找了好久,还是在很多粪便样本中找不到寄生物的踪迹。但却发现好漂亮的盐晶体。好多,好美。就好像溷然屎便背后,存在着暖暖亲情友情的回温。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inozilla
  • 很不错的实验结果<br />
    小小的世界里,真是很多待发掘的奇妙啊<br />
    <br />
    就好比无际的宇宙里,还有很多看不到的惊奇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