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天阴暗。如常提早到课堂,那是一堂植物细胞组织与功能学的课。
在等待教授的到来,我和哥儿们在课堂外哈拉。
瘦瘦突然告诉我:你一定要进去男厕,而且一定要选第一间。
心想:靠,该不会又是哪个大专生上大号忘了冲水,那有什么好看的!
瘦瘦说:不是,总之你一定要看的。
进了厕所,选了第一间间隔,望了望马桶…咦?怎没什么啊,都看不到任何地雷的痕迹。
如厕后,本想拉水,抬头一看:天啊!谁的内裤啊?放在盛水皿上面。
从厕所出来后,就忍不住和哥儿们抱头大笑。
接着瘦瘦拿了手机到了厕所对这那个被遗弃的东西来拍个大特写。
微凉的下午,大家却无聊地针对这蒜皮事高谈阔论,好不热闹。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inozilla
  • 哈哈<br />
    大学生涯啊<br />
    惜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