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隔了四个多月,我返了家。绝对不是为了屠妖节,只是突然想家了。话说,到了家园,屠妖节的前夕,我到了理发店修发去,这是一家经济的理发店,里头的理发师都是女生,有的还是我的学妹。当时店里有很多印度青年,有的还是小孩,他们都来理发,有者甚至还洗头,我心想:小孩洗头多么奢侈啊。也许怀着过节的雀跃,他们就一直在店里不停谈天。我想我明白他们的兴奋,哈!
接着,好不容易他们那么一大班人都剪好了抑或洗好了头发,坐在理发椅上,我听到了一些这样的对白:
“老板娘,我还奇怪今天你的理发店怎么这么黑,原来是这么多印度人来剪发”
“他们好像是天生说话嗓子那么大声的hor”
"啊可能是我们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他们又一直说个不停,所以就觉得大声咯"
“哎呀,人家明天过年,高兴啊”
其实,我在想…我们华裔子弟,部分会有那种鄙视友族的观点念头,就由于我们长得皮肤白皙,就说人黑皮什么的。如果你觉得我言过其实或以虚张浮夸,那我就打个比方好了,你是否有听过一些爱心妈妈,为了不让小孩四处走丢,她就吓唬地说“再乱跑,小心啊不涅涅把你抓去卖”
                                              
还有一点,deepavali不是印裔同胞的过年,这点很多人都不清楚。
自从国中时期,我就和友族同胞很好,尤其是印度同学。有个特别好的哥儿们,他名叫kalai。很多次的屠妖节,一整天呆在他那,他家人早就对我不陌生。他父亲过世后,每年的屠妖节他会特别恳请我呆到晚上,他说要不然怕他母亲胡思乱想,佳节倍思亲。我妈的生日,他都会播电给我妈祝贺,我这做儿子的,甚至乎都忘记呢,呜呼哀哉,哈!我记得我来大学前,他家人还给了我五十大元,包在信封里,说是种祝福,让我感动不已。
今年竟然在屠妖节前夕得空(屠妖节当天,即今天一早,我就得回校园了),我就叫他来我家载我,到他家提早为屠妖节探访他家人。和他家人说八卦,齐吃宵夜,一起看csi,都不会有陌生人的拘束。最后的压轴当然是放烟火。放了很多“夜旅行”、“响天雷”等(注:这是犯法的,小孩在家不要学)我告诉他我还是第一次玩这种玩意,从小到大只有观看的份,或许是妈在这方面很严厉吧。他反问我说:那你还算是个华人吗?少了这些丙呤乓啷哪算过节大日子啊!我想:反正每年过年过节,一定会有人违法去营造这种热闹,那我又何必如斯呢?哈哈,我还真狗腿!也许是第一次玩烟火,我还真的玩得很尽兴。
今天,带着kalai给我的印度传统糕点回到了校园,本想好好欣赏品尝。后来发现校舍系友,也是印度同胞,他因为应付考试缘故,无法回乡过节,我就把糕点全给他了,心想今年的屠妖节有够意思了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link1960081
  • 你的文章寫的不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