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大选成绩的揭晓,已一周有余。当时疯狂积极地在系院毛遂自荐,讲堂诠释政纲,巴士大众分发传单,忙得不可开交。成绩揭晓的那一刻,我落榜了,攀遍全身的,是舒展的解放。朋友说看到当时的我好失落。其实不然,当时自己没有具体的伤心,这是我第一次面对失败时,没有那么具体的沮丧,反之,倒蒙起我该休息的强烈念头。

学长们慰籍话谈辞如云,但我却无一入耳,或许陈腔滥调,或许并无需要。记得一个贬去另一派的学弟,特意问我为什么还会落选,奇怪,我云淡风清。

但在一个风平飒爽的傍晚,我独自在系院收拾悬挂四周的海报,像捡破烂般拾荒,开始体会那种失落,心想:无如感,你来迟了。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