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很小的时候,就对下厨有着不知名的憧憬。总觉得能开热灶炉,炒着热锅,呲呲喳喳地,帅呆了!往往很爱呆在厨房,看着大人们大显身手,通常是被嚷着赶出去,哈!
有一次,如果没记错,是小学的事了,我们这班小孩趁着大人不在厨房时,把抓来的沼泽蟹放在早已烧热的锅子,而且那蟹还是活生生的那种,然后几只可怜的蟹就在逐渐被烧热的锅子上跳起热舞,接着就黑成一团,一命呜呼,演奏一幕“热锅上的沼泽蟹”。当时我们绝对不是病态,只是小时候对下厨的好奇和向往。回想起来,真是觉得当时的我们残忍透顶,呜呼哀哉![注:沼泽蟹;是我们这群小孩跟着外公到榴莲园的时候,沿途经过沼泽地,我们就在那里抓来沼泽蟹,带回家当“宠物”,通常沼泽蟹下场不堪入目]
当然,小时候的我们不是仅仅用这样残忍的方式来诠释我们的好奇和兴趣。犹记得,大人把旧锅丢弃的时候,我们像捡破烂般,从垃圾堆寻宝似的搜索,把旧锅子给找回来,然后大家寻到宝般地喜悦。接下来的日子,可就有趣多了。叠堆砖块,杠起旧锅,从拜拜那里混来蜡烛,定置在锅底下,把锅子加水烧热,放些杂草,从外公种的可可树那儿折断几支树枝,当成铲子,然后玩起家家酒。还记得,以前家里附近有一种一条条像棉线的黄色植物,盘旋缠绕着野草堆。这种植物常常成为我们下锅的首选。后来大人以禁止玩火的理由严禁我们这种家家酒。旧锅子后来也被大人当作是烧纸钱、金纸的好容器。而黄色棉线植物也跟着绝了迹,在这一带很难找到了。
再长大一些时,我们就搬离外婆家了。那时候,家人是允许我们下厨煮快熟面,因为妈妈在工厂工作,很迟才回到家,午餐通常自行解决。所以那时候都尝试炒饭和炒面。后来妈妈抱怨我们不懂节制用料和调味剂,所以不是很高兴我们下厨。
现在的我,不仅仅能在家里下厨,由于熟能生巧,用料和调味料更是懂得拿捏。品尝我的厨艺的家人往往会赞美几句。哇赛!下厨真的是不得了,能开热灶炉,炒着热锅,呲呲喳喳地,帅呆了!


創作者介紹

那一个放逐的季节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zacj96
  • 你真的行吗?<br />
    那什么时候下厨煮给我吃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