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场梦,是啊,仅只是一场梦罢了...

undefined 

梦里,我来到了两年前我表弟的婚礼。

我被告知只要能让我父亲延迟出席这场婚礼,两年后的八月他就不会逝世。

这个梦的设定很奇怪吧?但梦中的我倒是拼了命,到处去找寻我父亲,想告诉他不要那么早出席。

可是梦的下一瞬霎,我就看到父亲准时坐在席位上。我完全愣住了!

来不及了!那是注定了!身旁的人如斯告诉我。

是这样吗?在我眼前的他两年后依然会离世吗...就连在梦中的我什么也做不到吗...

那时的我只想往前拥抱我爸。然而不管我怎么跑,怎么往前,他仿佛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然后消失了...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