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我又遇着了研究的瓶颈。

种种难题接踵而来,剥蚀着我的锐气。

一直到那天,我想出去透透气。

带着胶片相机,我和乔伊一块到吉隆坡去街拍。

我提议去废弃的富都监狱墙外拍摄。

-----------------------------------------------------------------------------------------------------------------------------------------

说到半山芭富都监狱,它是于1895年英殖民地政府管制期间被建立的。

曾经,邝炎章、曾戴登和林金祥等囚犯用了两千公升的染料,

花上一千小时为监狱墙壁绘画出具有热带特色的壁画,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