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公公去世那一天,
爸用一整夜来收藏对他的思念。
没人打搅,大家都瑟缩在自己思慕里头。
关了门,房间格外黑暗。
置在墙上最高处的那一扇窗,渗入薄弱的光线。
多少个过去的夜晚,多少个深陷在思绪中的如斯时刻,同样是入神的凝望;唯独凝望的我又老了一些。
我这么想,在时间的涧流中,所有感情都没有永恒。所有的人,或重要或一般的,都会是彼此的过客。
我想着很多人,也让我想起你。
感恩我们没有过任何不美好的回忆,我那么地爱你,但在这条流川中,我们终究告别。
能很爱很爱一个人,是多么美好的际遇。如果大家都是会下站的离人,这一条路,我们要学的,也许不是如何爱一个人,而是如何收拾自己的得失心,然后剩下的,就好好爱,接受所能和所不能。在她下站之前,用心爱着。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午休时候,

到了一家经济饭店去用膳。

在我选择馔脯菜肴之际,来了一位身穿俨束西装的中年男子,带着一个更长辈的老人,一同挑选杂菜。

中年男子这一手拿着手机谈着电话,很忙似的,另一手在挑取食菜往盘里撂。

身旁的老人家看不下去,严厉的肃戒着“用滗勿捞”,一再地重复这四个字。

“用滗勿捞”,简洁的饬责--告诫着中年人取菜时,务必只取所需的分量,不应该在就餐取样时挑挑拣拣,坏了菜色,即是失礼之举。

更让我惊讶的是,中年人马上挂了电话,然后郑重地向经济饭摊贩道歉。

看了眼前的事,用餐的我,陷入了种种的思绪。

长越大,越难训话,这是我妈告诉我的。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