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你了。

在你告诉妈:你想念我,持续三个星期后,你离开了。

自小,你看着我长大,我那么顺口地叫你阿公,纵然其实你是我的外公。

我是多么的畏惧以前的你,尤其你那传统的观念,

你觉得妈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结婚后还住在外家,颇没出息。

而每一次,若和表弟取闹时,你都会不顾对错地责罚我。

我开始怀疑,你有曾当我是你的亲人?

 

还记得那年,

我患上盲肠炎却被误诊为发烧,折腾几日后入院,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