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号的晚上,去了加影新纪元学院搞活动。到了晚上竟然睡不去。在新院宿舍高楼阳台上,拖了张椅子就独自儿坐下,吹着夜风,看着夜景。
   记得小时候总喜欢看星空。甚至有时会和荣顺干炮说那是什么什么北斗七星啦…什么什么猎户座啦…我想有好久没有那么坦然自若地仰卧在地上瞭望浩瀚星海…
   距离了一些时间,来到了这座城市,光线污染已经让我无法了然星辰。好在还能看到万家灯火。要不,夜幕暝色又有何期待的。
   晚风徐徐,冷却了脚板,突然那么惬意于这一段冷清静谧。也许有思绪,或随口搭起调子低声咏唱,或没有具体想法地放空。这算是心灵情绪的缓冲吧。
   眼神落在街灯上。橘黄沉沉的。想到多年前,我总喜欢看着被街灯染上得闪烁的叶子挂在行道树上。有人对我说:如果没有街灯,你就不会喜欢夜里摇曳的叶子,黑压压地你连留意都不会。我想了很久。笑了。没有街灯,没有霓虹,那应该会是璀璨星夜吧!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