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6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嗯~我绝对不是和大伙儿分享卡莱尔的伟大文学巨作。
亦不是叙述法国的革命历史。
都不是。
只是,我想侃直我的归零…
 
忙了差不多几十来天的实验,
一直以来就是用着试验室仅剩下五公斤装的淀粉来制造淀粉凝胶,以日后做电泳分析。
几乎每天反反复复地煮着淀粉来做凝胶,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我家的太后不喜欢饲养动物的。
不是她洁癖,而是小时候负责外婆家大小家务的她,曾经在庭院扫地的时候没留意尾随的小狗,在不经意挥动扫帚时敲打到狗儿,小狗接着就受伤。多不久就过世了。
而妈的愧疚感到现在还那么具体似的,务必严禁我们不能饲养任何动物。因为我们没有权利掌握任何生命,她说。
而家里的沟渠鱼,绝对是爸爸和我的极力求成。

就连后巷来往的猫,
太后也绝无例外。
每当茶饭之后,想把残渣往外撂,好让后巷的猫咪饲秣,但太后总会责备说:猫咪生来就是挑食,若她们不吃,谁来清理后巷的残渣。
所以,我也只好把食物残渣扔进垃圾桶。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目睹自己的诞生…
认领遗失的自己…
抑或
出席了自己的灰色葬礼…


近目,
翻阅了以前的日记静静地阅读,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乌龟秋蓉的姓氏(英语)
  • 請輸入密碼:
  • Jun 03 Tue 2008 00:03
  • 够祖

那一个傍晚,
和外公、外婆、舅舅和姐姐等人去了医院一趟。
只知道有位亲戚入了院,
却不知道是谁。
但,看到外公那么大的年纪,
行路极其不便,
但也毅然一小步一小步亦要去探访,
可想而知,那位病人对外公是那么的重要。

扶着外公的手臂,
陪着他缓缓的走着,
走了不一会儿,他就在石椅上休息,
接着又继续走,
休息…继续步履…休息…反反复复地。
我陪在他身旁。
其他人已经先去探病了。

终于,我们到了要找的病房。
原来是外公的表弟出了车祸,
他老人家躺在床上病怏怏地呻吟喊痛。
外公辛苦地走向前慰问着,
而那位老先生已经说话含糊了。
突然伸出庞杂着岁月痕迹的手,
外公伸出手紧握着,
“你来啦…不用来啦…不用医…我够祖了…要走了…”
在旁边的外婆忍不住哭了。
我则咬着下唇,天啊,忍着。
“你们也不要再去园了,老了”
老先生叮咛着。
“不要医了…你们都回去…我也要走了”

外公看着老先生,
尽力拉开嗓子,
好让声音比较清晰地说:
“不会,你会好的。你还很健康。不会…“
外公用力说着。

而那一晚
我失眠了,
默默祈祷着…让那位老先生痊愈吧
求求您。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