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0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校园拥有机车确实是件惬意非常的事情。自机车到手以来,我已开始失去了等待校园巴士的美德了。渐然,要前往某某地点,第一个崛起在脑袋的,全然是骑机车的冲动。
友人严重向我投诉说我的驾驶飞驰,唉…说实在地,我驾驶机车有一定的坏习惯,即便是我一上了机车,就开始随兴地唱起歌来了。轻则随口哼唱,重则高歌唱嚷,好不自在呢!有者是随意唱的歌,像安了台点歌器在心海里,想到什么歌就唱什么歌,甚至乎有时是即兴填谱,唱着萌起的音符,阿理不达的。
今天,考完了bgy3101,静静地骑着机车回家,也许是熬夜把精力给耗费了,竟然提不起劲开口唱歌,一路上静静(用乖乖来形容也挺搭的)地驾驶。充斥耳边的,是机车发出的声音,嗯,有风。风迎面拂拭的声音。身旁车辆越跨的声音。路边劳者割草的声音。无法把这些声音定义成动听,但绝对清爽。两旁的行道树,树枝叶子曳然的婀娜。我越行越慢,倾羡其中。
在校园拥有机车确实是件惬意非常的事情。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唐宋时以专司纠弹的御史为台官﹐以职掌建言的给事中﹑谏议大夫等为谏官。谏官掌献替,以正人主;御史掌纠察,以绳百僚。两者统称台谏官。
从古今制度上说,国家专门出俸禄养一批官员,不管实际行政事务,而饱食终日,只是对时政以至皇帝、百官的私生活百般挑剔,横挑鼻子竖挑眼,这不能不是一种相当巧妙的政治设计。人们常把小骂大帮忙作为贬词。其实,今人不可能要求古代的台谏官有反对专制政治的超前意识,凡是合格的台谏官,他们为维护皇朝的长治久安,并不看君主和大臣的脸色行事,能够痛陈时弊,其谏诤和弹劾就是专戳君主和大臣的痛处,虽然亦当纳入小骂大帮忙的范畴,却是值得今人尊敬和效法的。在儒家思想的教育下,历代也确是有一批又一批的优秀台谏官,他们一不怕罚,二不怕死,而以忠于职守的直言,彪炳于史册。这种对皇帝谏诤,二是对百官纠劾的专司政治,故称为台谏政治。
我觉得这种台谏政治,在现在的会议,有存在的必然。少了举发弹劾,直言纠察,整个会议都演变成了“一言堂”。要谏诤和弹劾都无从下手,那还算什么会议?但,关键是谁欲承此御史台官,专司纠弹矣?此官难为之,既不讨好,下场亦不堪,名正言顺的“臭人”。犹记得,在TOP 5第一次聚会时,我就毛遂自荐地说我欲承此官,秉臭人御史,行糺劾之作。
当然,举发弹劾,踽踽独行。臭人的效应,渐然尽致淋漓。搞得学长也闻风而前来给予贵言。谏劝我说军心导火线
深思中,台官啊台官,此官难为之,既不讨好,下场亦不堪,名正言顺的“臭人”。但不得不俨存。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26 Fri 2007 19:10
  • 形秽

很无奈,自惭形秽。
明明有时间的…却没有好好把握时间,第一次没有准备七八的进考场。
朋友给我偷看,但我的视力无法让我如愿。
出了考场,朋友轻轻拍了我的肩,他的安慰,我明白。
很想呐喊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21 Sun 2007 14:23
  • 团团

第三届新春总算有上轨道的迹象,新春筹备也渐渐升温中。
老人团也正在摸索着大伙儿的默契。
今年的柠檬团pH指数不是盖的。
面包团开始因为预算案而热烘烘了起来。昨晚我还叫伯乐笑多点,他不能失去他专属商标-笑容。
老板团呢…越来越有各持所在的趋势,这算是好事。不过也有几个不在状况内的。
发觉开会时有一个很有趣的情况,大家都有着重文法应用的趋向。纷纷听到“xx应该要怎样怎样”,然后就会听到有人纠正说“不是应该,而是一定要”。哈,很多这样的case发生。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从很小的时候,就很喜欢图书馆。总是在图书馆里头,找到不少的乐趣。古有云:书中自有黄金屋。图书馆对我而言,就像黄金屋中自有书。当然,小时候的我不是书香味浓的那种学生,去图书馆找的书,一定要有图画的,图书.图书,书里亦要有图,不然不是所好。小学图书馆当然找不到我钟爱的小叮当和七龙珠,但却有着我喜欢的神话故事,而且往往都附有啧啧称奇的神话插图。
犹记得小时候的我、表弟和邻家友人,曾经因为收藏了不少漫画,而想开一个漫画图书馆,破天荒纯漫画的图书馆,我们理想的乌托邦,哈!结果,开始打扫住家附近一间荒废的老屋,筑梦踏实般,天真地想设立一所属于我们的图书馆。后来因为老屋有眼镜蛇的出没,那时的我们植足不前,所谓的漫画图书馆也石沉大海去了。
中学时期的图书馆,中文书籍数量少了,里头的插画也当然少了。但,还是很喜欢去阅读。曾经借到一本好书,情愿报失赔偿,而不欲归还。那时候和友人成了图书管理员,图书馆变成了我们酝酿回忆的驿站。
现在来到大学了,中文书籍绝迹了,但找到了科学学术的书籍弥补瑕疵。图书馆变成了我去上线的好去处。11/10那天,因为公事去了华研一趟,探访了华研图书馆,看到里头收藏的中文书籍,真的有种莫名的感动,我心想,这亦会是我这年头的好去处,我的竹素园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12 Fri 2007 20:08
  • 收拾

距离大选成绩的揭晓,已一周有余。当时疯狂积极地在系院毛遂自荐,讲堂诠释政纲,巴士大众分发传单,忙得不可开交。成绩揭晓的那一刻,我落榜了,攀遍全身的,是舒展的解放。朋友说看到当时的我好失落。其实不然,当时自己没有具体的伤心,这是我第一次面对失败时,没有那么具体的沮丧,反之,倒蒙起我该休息的强烈念头。

学长们慰籍话谈辞如云,但我却无一入耳,或许陈腔滥调,或许并无需要。记得一个贬去另一派的学弟,特意问我为什么还会落选,奇怪,我云淡风清。

但在一个风平飒爽的傍晚,我独自在系院收拾悬挂四周的海报,像捡破烂般拾荒,开始体会那种失落,心想:无如感,你来迟了。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12 Fri 2007 19:11
  • 孤单

孤单,当在陌生的街角,静静地拖着疲惫的步伐,却找不到歇息的知音。
孤单,当在空荡荡的单行道,仅有脚步回响伴着单一的倩影。 
孤单,当嚣张喧哗的霓虹充斥不了心的空洞。
孤单,当内锁的房间,只剩下独自呼吸的灵魂。
孤单,当堆垒某些文字创作,不知觉地筑起道墙,隔绝了外界般,在字里行间放纵地荡漾!
当不断定义孤单,我实在地发现:孤单…有时亦是一种享受,当我们孤单却不寂寞时。
喜欢人群的我,习惯人群、穿梭于人群,有时竟有种念头,想要秉些时间,让自己一次半次地享受孤独。我竟然发现孤单…有时亦是一种享受,当我们孤单却不寂寞时。
忙碌的紧绷,绷紧的忙碌,享受孤单变成一种奢侈,也变成一种寂寞。喘不过气的当儿,我真的渴望一次半次地孤单,就只是那么一次半次也好,让我消化些什么,沉淀心绪,真正去衡量自己真正、真正得到什么,而真正真正失去的…又是什么?
言尽如此,若你也体会到孤单,朋友,尽情挥霍品尝,有什么比孤单的享受来得实在呢?要不,静静地想着世界这一角,咀嚼孤单的我吧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03 Wed 2007 17:35
02。10。2007
十一时二十分,躺在床上,第一次觉得,原来世界可以那么的静,静得任何喧哗都听不到。
没有一个情绪能被定义。人脑当机,真有这么一回事!当,却深深觉得全所未有地轻松。
一扇门隔绝了外面的关切,信息却趟荡荡地登入手机。
是yanyan
[在承担中…学习付出
在执著中…学习让步
在挫折中…学习坚强
你收到我要你明白的东西了吗?]
第二次提示音,是sotong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话说某个城镇,有着一年一度的“最佳咖啡豆选评大赛”。这项赛会来头不小,得到镇内镇外的热切关注,这项赛会是为了让镇民公投,选出数十来位代表城镇的咖啡豆代言人。各咖啡馆开始如火如荼地筹备,以在这场赛会中,取得最多的席位,代言该馆咖啡豆。
        
                                                                                        
据说,有两大咖啡馆,其中一些咖啡馆出厂本地的蓝山咖啡豆,所以该城镇政府会特别地优待(甚至乎有人传说政府还逾分拨款,但真正实况不知所以然)。另外一些咖啡馆主张进口的摩卡咖啡,声称这方才是该镇首屈一指的人民咖啡。
在大赛还没开始时,摩卡军团就开始造势宣传,不顾市议会批准,因为他们说那是所谓的人权!他们廉洁似的告诉镇民,说大赛制度黑箱作业,所以公廉的他们恳请城镇的乡亲父老挺身而出,在大赛公投后,再把同样票数公投于摩卡咖啡馆另设下的投票箱。当问及要如果要支持摩卡咖啡的咖啡豆候选人,要如何区分。摩卡咖啡馆发言人表明,他们不是要要求大家把票投给他们,最要紧的是,履行公投两次,以寻求证据质疑大会制度。本想摩卡咖啡馆极其伟大清明,哪像蓝山咖啡馆,什么立场都不表明,呸!
故事的最后,大赛的前夕,摩卡咖啡馆出了一张清单,告诉大家哪个哪个是摩卡咖啡所派遣出来的!而公投两次的事情,原来并无此事!摩卡咖啡,你真有一套!!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