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话说在细胞学试验后,
心想我这生人前前后后
杀了最多的哺乳应该非鼠莫属。
把老鼠的内脏五马分尸,
准备做成细胞学载玻片。
和往常一样,
还是我和口香糖先生最后离开实验室。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整个假期都没回家。
参加一系列的活动,为了应付“那场战”。
在某个生活营期间,趁着那一小段得间歇,静静地躺在靠窗的床上。从窗外看见一片蓝天。
已经忘了前秒钟存在的紧绷,静静地看着云朵从床的这一头飘到另一头,有风,阳光恰到好处地暖和,好悠闲。
突然起身,告诉学长,我要退出,不想出战了,学长失落,然后粗俗地举起中指。我莞尔,回到了那张床,看着那扇窗。
多久没这样悠闲过了,有点不想起床。
阳光逐渐加温。湛蓝的画面顿然闪光地俨如黑白,我起了身,告诉团友“出发了!”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