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7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现在在开会之前,趁着机会上线。
下午二时左右,正是我期待的解剖实验。上一周,解剖了吴郭鱼,觉得解剖学简直是帅呆了!


这个星期解剖青蛙,心情当然期待极了。实验室助理们分配每人一只青蛙时,我拿到了一只超肥的,天啊!当我在画着青蛙的形态图时,哇噻,青蛙突然眨起眼睛,然后开始蠢蠢欲动。我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事情吓着,禁不住喊出声来。lab partner阿sam也被我吓着。靠!青蛙还没死!那只青蛙开始动着它的头,大口大口呼吸。
我赶紧去找实验助理,他用氯仿熏死它。
过了半响,那只青蛙又再次回到我的解剖盘上,纵然它死去了,但我根本不能好好定下心完成试验,全然因为那只打肥青蛙睁着大眼睛,仿佛随时会苏醒,然后在解剖盘上奔奔跳跳,喊着:“死兔崽子,你干吗向我动粗?”
尤其在观察青蛙眼睛形态结构时,感觉上青蛙在怒视着我。
青蛙身上的那一处肌肉有弹跳,都会把我给吓着。阿sam也经不住地拜托我远离他,因为他也提心吊胆。
真是捏一把冷汗的实验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提着沉重的眼皮,去到实验室。星期三的今天,呆在实验室做实验的时间是最久的。抱怨着昨晚没好好睡好。当demo说今天有二十五个样本要观察时,我禁不住喊救命。
疲倦的我,花精力和眼力地和显微镜交流,看着微生物的样本时,突然觉得肚子饿了起来。
其中一个样本,是从水池取出。在显微镜下,五花八门的小东西都遁形了。看着这些小东西进食、漫游以及发呆,就觉得有趣多了。发觉自己超喜欢草履虫。他们游泳时,晕头转向地,但我却觉得他们有种优哉闲哉的自在。
七月二十五号的早上,我潜入水池中,静静地和草履虫漫舞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站起来,好吗?
你之前经历那么多事,这一次也行的。

那天,不是我不好意思拒绝你,而是我觉得,那时我需要聆听你的时候了。隔着电话,静静地听着你哭泣,我有着无法立即安抚你的无奈。
只知道……在很远很远那一头,有个好朋友在伤心着。
你们说我很会安慰人,我其实都不认为,每次听到你们的哭诉,我根本不知道要从何下手去安抚你……但,我愿意借出我的耳朵。
关于你的事情,选择什么,就坚持走下去,别频频告诉自己做不到,这不是所谓的骗自己,这更不是所谓的自我安慰,而是跌倒后站起来的信念。
加油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