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30 Sat 2009 22:27
  • 停电

今天停了数小时的电。
跑步回来后,发现室友们外出还没回来。
没电后,整栋大楼顿时静谧了许多。
点了根蜡烛,我望着烛光发呆…
看到烛火摇摇晃晃地,
原来是徐徐和风,
突然觉得这个薄暮多了份凉意,
昨天这个时分大家还在埋怨天气的炎热,
哈哈哈。
厅里的挂钟滴滴答答作响,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一如既往,在湖畔慢跑。
路经游乐场那里,
看到一个老人家手推着自己数岁大的孙子荡秋千。
“阿公,再推高一点”
老人家伸延浮满青筋的双手,使力地把小孩推出,荡荡悠悠地,很是开心。
“阿公不可以推太高,不然你会摔伤哦。这样可以了”老人家说到。
“阿公,我不管,我要再高一点!”
老人家吃力地推推搡搡,汗流浃背地。
他轻轻地喘着气,仿佛不觉得疲惫。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是一个凉爽的晨曦,
长雾匝天灰茫茫的。
骑着机车在高速公路付费站出口接了爸后,
在返家的路途中爆胎了。
爸有些不快,在前头推着机车。
我在后头默不吭声,没有什么情绪。
“下次出门前记得检查轮胎!!!”爸 愠然嚷嚷。
“我知道了。”我依旧没什么情绪的。
粗枝大叶,其实是我一直都秉持着的瑕玷,而这也是我爸常犯的毛病。
他时常丢三落四,弄丢这、遗失那。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有那么一天,跟口香糖和索索一起去到购物广场午餐。
午餐后,大伙儿一块去洗手间小解。
当我出来时就看到有个陌生人向口香糖搭话。
对方用一口急迫的口吻说着:“你是不是ampang人?”
索索从洗手间走出来,陌生人也用相同的口吻说:
“你们是不是ampang人?”
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就低声问口香糖和索索说:“你们不认识他吗?”
他们迫切地摇头。
我就抛下一句“别理他!”,打算转身即要离开。
殊不知,陌生人急撮地拦着我,秉着笑脸说: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喜欢吃乳酪。
吃披萨的时候喜欢饼皮附乳酪的那种。
吃小叮当钟爱的铜锣烧也喜欢尝试干酪铜锣烧。
买街边马来式汉堡时绝对会特别叮咛得放乳酪。

今天斯喋弗带来了特别大的乳酪蛋糕,
兴致勃勃地切了一大片,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生态学的试验需要我们种植和照顾豆苗。
所谓的照顾,也只是简单地定时浇水灌溉。
我和其他组员分配好谁负责浇灌哪些系列的豆苗。
室外的豆苗,第一周由艾尼和阿非负责浇灌。第二周则是交由我和克里斯负责。

浇水吗,这是简单的工作。
然而,往往所谓的简单工作,我们都会忽略。

第二周时,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的测验,竟然出现了好多个是非题。
久违的是非题啊。
好像小学考试般,在每个陈述中分析对错。
那这张考试应该轻松简易吧?这是我打开测验的第一个念头。
很不巧,一点都不容易。
有别于小学考试,没有直截了当的陈述。
模棱两可的灰色地带,让人都不置可否地伤脑筋。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那一天,
吃完午餐,
大伙儿到了口香糖的家去午休。
我只想找个地方小歇,毕竟昨晚熬了一整个清夜不睡。

到了他家后,
大伙儿各自找了最舒适的沙发或角落,
和他妈妈寒暄了几句,便打算休息了。
家中,除了伯母之外,口香糖的婆婆和他小表妹也在。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ERROR 404

走出了电脑室,我骑上了摩多车。
有下雨,但影响不大。
回到家,
我啼笑皆非。就像今早的考试一样。
第一次,
第一次在考堂上放空。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19 Mon 2009 01:16
  • 鱼述


小时候总会溜出去抓鱼。
居于安危问题,我家太后往往发现后,
都会把我们这些小妖精收拾一顿。
所以沟渠小溪里的鱼秧,
总是我小时候想要拥有的。
一切捕鱼行动就像蠢蠢欲动的地下组织般,
在大人没留心下履行活动。

看到邻居饲养的打斗鱼,

barefoot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